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22日 18.9°C-21.7°C
澳元 : 人民币=4.77
悉尼

明朝军队的1个残忍陋习,让崇祯永远失去了战胜清朝的机会

2019-06-14 来源: 历史天下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周文郁,是明朝崇祯时期辽东前线的一个武将,曾经在孙承宗、袁崇焕等名将手下效力多年,亲身经历了明清之间的很多关键战事。周文郁不仅武勇过人,且文采斐然,他晚年写了一本回忆录《边事小纪》,记述了自己的一生征战生涯和耳闻目睹的重大史事,历来被后世视为研究明清战史的第一手史料。书中记述了崇祯三年的一次小规模战斗,这次战斗少有人知,但却对当时的明清战争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这次战斗是“两灰口之战”。崇祯三年正月初三,明朝武将刘兴祚,带着一支百余人的骑兵小队,在永平城外的山区两灰口一带,“陡遇贼数千骑,”突然遭遇清军数千骑兵。刘兴祚率部拼死力战,但因为众寡悬殊,明军很快伤亡殆尽。刘兴祚浴血奋战且战且退,因战马受伤逃逸,被清军团团包围。刘兴祚仍不肯屈服,“箭衣力战,自卯至申,杀贼无算”,最后被清军乱箭射死。

两灰口之战,看似明朝只损失了一个武将和百十人的小部队,但却使得明朝武备实力遭受难以弥补的重创。因为战死的刘兴祚,虽然知名度不高,但他是当时明清战场上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史记》记载,楚汉相争时,项羽派说客武涉劝降韩信:“当今二王之事,权在足下。足下右投则汉王胜,左投则项王胜。”这句话用在刘兴祚身上也是差相仿佛。

这要从刘兴祚的出身说起。刘兴祚,原是明朝关外开原人,自幼生长于明清战争最激烈的辽东第一线。万历三十三年,刘兴祚弃明归清,成为努尔哈赤手下一个士兵。至于刘兴祚归清的详情,明清双方史料各执一词,明朝史料《边事小纪》、《天香阁集》都记载,刘兴祚是在后金军进犯明朝时被掳掠而去,但清朝史料《满文老档》《清太宗实录》却记载,刘兴祚是主动前去投奔。但刘兴祚出身明朝人的身份是确切无疑的。

刘兴祚归清后,因其通晓文墨,且有胆有识,努尔哈赤正在崛起阶段,东征西讨战事频仍,正在用人之际,刘兴祚凭借自己的才能在战争中崭露头角,日益受到努尔哈赤的重视。万历四十六年,升任后金备御,天启元年四月升任参将,当年八月又在对明朝战争中立下大功,升任副将,独当一面,负责辽东四城金州、盖州、海州、复州的防务,跻身于后金重要武将之列。此时的刘兴祚已被努尔哈赤视为心腹干将。为了笼络刘兴祚,努尔哈赤丝毫不顾虑刘兴祚“非我族类”的身份,亲自做主,把自己孙子萨哈廉的乳母之女许配给他,从此刘兴祚也俨然成为半个“皇亲国戚”。《满文老档》记载,努尔哈赤甚至曾经当众把自己的貂裘赠给刘兴祚,以示器重关爱。

然而让努尔哈赤始料未及的是,刘兴祚的内心正在经历着一场难以排解的纠结矛盾。随着年龄增长,刘兴祚对故国明朝的思念之心日甚一日,对八旗军对明朝军民烧杀掳掠暴行日益反感。由于相关史料缺失,谁也无法准确获知,刘兴祚思想为何突然发生令人瞠目结舌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早在天启元年年末开始,刘兴祚已经暗中开始了叛清降明的准备活动。他多次故意拖延努尔哈赤下达的征收粮草税银的任务,有意阻挠干扰清朝军事行动,《边事小纪》记载,“奴欲用火器,兴祚设计沮之;奴欲锄辽人,兴祚多方保全之”。他甚至利用自己身为后金高级将领的机会,获取后金军情机密,暗中与明朝边将传递消息。《崇祯长编》就记载,“大清两次入关,俱遣人先报,得以为备”,简直成了明朝在清朝的大卧底。

崇祯元年九月,刘兴祚孤注一掷,抛家弃子,孤身叛逃明朝,正式回归到他梦寐以求的祖国怀抱中。明朝蓟辽督师袁崇焕最先意识到刘兴祚的重要价值,他对刘兴祚的归来极为兴奋,于崇祯二年上书崇祯,极力强调刘兴祚的忠诚可靠,与其可利用价值。

袁崇焕无愧于一代名将,慧眼识人。刘兴祚身为清朝高级武将,深受努尔哈赤、皇太极父子两代厚爱重用,却叛清降明,使得清朝对他恼怒万分,恨之入骨,换而言之,刘兴祚从此已经没有退路,所以他的忠诚度毋庸置疑。刘兴祚担任清朝高层将领多年,长期参与清朝高层决策,对清朝军国大事内幕知之甚详,对八旗兵的布防配置、惯用战术、强项和缺陷都了如指掌,能为明朝提供对清朝作战至关重要的决策参考,使得明朝从此知己知彼。

更为关键的是,刘兴祚本人就是一员虎将,剽悍善战,勇武绝伦,足智多谋,在当时明军武将序列中是一员难得的将才。《边事小纪》记载,崇祯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刘兴祚接受明朝经略孙承宗派遣,参加永平保卫战。刘兴祚只带八百骑兵,乔装改扮成清军队伍,打着清军旗号,在青山营冒儿头对清军大营发起突袭,“当阵斩获五百九十二级,马骡称是。贼尽弃所掠妇女辎重而去”,小试牛刀,大获全胜。

看似战果不算很大,才斩杀五百多清军,但意义非凡。须知明清开战以来,自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之战后,明军在辽东战场全面转入守势,明清双方军队战斗力的巨大差异,使得明朝一方只能依托城防凭坚固守,很少敢与清军硬碰硬野战交锋,只要野战对敌,明军几乎必败无疑,单次作战斩杀清军数目,往往少得可怜。《明季北略》记载,明朝总兵贺世贤,在一次战斗中仅仅“斩一级、获一盔、夺四鞑马,而遂诵功于部院”,就堂而皇之向兵部报功,让人啼笑皆非。刘兴祚不仅敢于出动出击,并且一次斩获五百多首级,可谓空前绝后。他的勇气和战斗力,在当时明朝武将中绝无仅有,堪称崇祯手下的“王牌”战将。

当时即使是孙承宗这样公认的名将,也只能采用“筑城退敌”的笨办法,在辽东前线修筑一座座星罗棋布的城池,作为明军防守据点,即所谓关宁防线,靠这种办法蚕食敌境,“恢复失地”。这种战术不能说没有效果,但成本实在太高。《崇祯长编》记载,孙承宗仅在天启年间,就在关外新修筑“四十七城堡”和小型堡垒敌台一百二十六座,每修筑一座城池堡垒都耗资不菲,每新增一座城堡都要新增一批守军,筑城数量和兵员数量激增,导致军费像滚雪球一样迅速扩大。天启三年七月,工科给事中方有度上书朝廷,对孙承宗这种“奢侈靡费”的战略痛加批驳,他算了一笔账,仅仅在辽东、登莱前线,一年要消耗军费五百二十万两。而明朝边防九边重镇,此前一年才合计消耗军费三百四十多万两,如今辽东一镇一年就消耗五百多万两白银,《明史纪事本末》记载,天启年间整个明朝一年正项财政收入“岁入不过三百二三十万”。明朝竭天下之力,不足以供辽东一地之军需,仅仅辽东军费一项足以让明朝经济崩溃。方有度指出,长此以往,即使“东奴恋栈长伏穴中,不向西遗一矢,而我之天下已坐敝矣”。即使清军不来进攻,明朝也要因此民穷财尽,彻底“破产”。

另一方面,自古以来,要想取得战争胜利,攻防两种手段缺一不可。即使明朝能够承受“筑城退敌”的高昂费用,明朝长期单一依靠凭借坚城防守,进攻端却极度软弱无力,很少敢主动出兵,与凶悍的八旗兵进行硬碰硬的会战,也就无法大量杀伤清军有生力量,完全陷于被动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想赢得明清战争胜利,近乎天方夜谭。而刘兴祚的加入,则可以瞬间加强明朝进攻端力量,有望彻底扭转这种只守不攻的被动局面。如前所述,刘兴祚在清军中混迹十几年,本人骁勇善战,又熟谙清军打法和弱项,他只带八百人,就敢直接挑战精锐的八旗兵,光天化日冲进清军大营,打得八旗兵伤亡惨重大败而逃,在之前的明清战事中绝无仅有,其战斗力之强足以让当时所有明军武将汗颜。

明朝学者谈迁也意识到这一点,他在《国榷》中设想,假若崇祯能“假兴祚为锋,潜出万骑,逾辽河掩其后”,让刘兴祚带领上万精兵,深入清朝境内进行一次大规模反击战,“利则进,否则疾返,虽未即胜,令建虏知我不测,将来未敢轻目我也。”谈迁所说可谓真知灼见。以崇祯初年的明朝实际情况,国内农民起义还未成气候,明朝完全有可能抽调一批精兵强将由刘兴祚指挥,发动对清朝反击。以当时的局势来看,崇祯如果对刘兴祚善加利用,委以重任授以重兵,刘兴祚就会成为明朝进攻端的一把尖刀,明朝就能实现攻防两手硬的最佳状态,明清战局有望从此大为改观。清朝综合国力远不如明朝,所倚靠者无非是八旗兵强悍的战斗力,明朝有了刘兴祚这员悍将,就能从攻防两端全面遏制清朝,逐渐夺取战场主动权,指日可待。

遗憾的是,刘兴祚壮志未酬身先死,让明朝扭转败局的最后一个希望就此泯灭。刘兴祚之死,可以说死的很冤枉,死的很不值得。他是被明朝军队中一个沿袭已久的残忍陋习害死的。明军中不知何时起形成一项制度,每次战后,将士们把割取的敌军首级带回,送交上司过数,作为战绩军功的考量依据。你说你打了胜仗,一仗消灭多少多少敌军,口说无凭,把敌军首级拿来。

这种残忍陋习,唯一的好处是可以防止将士虚报军功战绩,但其弊端却更多,明军往往因此吃大亏。一代名将戚继光在《练兵实纪》中就指出,明军每当临阵大战之时,“杀倒一贼,三、五十人互相争夺,却将败贼忘了追杀”,激战正酣时,几十个人去抢一个敌军首级,白白放跑很多敌军,甚至在争抢首级时,敌军大队乘机反扑,明军反而大败。《建州闻见录》记载,明清萨尔浒大战时,西路军刘铤所部以清军交战,本来已经胜券在握,“胡兵几不能挡”,明军只要乘机穷追猛打就可取胜,但明军却突然不打了,“争割首级,无意力战。”“故以致败覆。”

刘兴祚也是吃了这个陋习的大亏。刘兴祚原本是清朝武将,清军并没有以首级记功的习惯。但他降明后,只得入乡随俗。崇祯二年十二月二十九的青山营冒儿头之战中,刘兴祚斩获清军首级五百九十二个。这些首级按照惯例,应该送到永平城由上司登记。崇祯三年正月初三,刘兴祚“押解金人首级,赴永平报验”,结果在两灰口遭遇清兵,壮烈殉国。设若明军中没有这项残忍的首级记功的陋习,刘兴祚也就不会有这次永平之行和两灰口遭遇战。只要这个重要人物不死,明朝对清战争大有可为。然而也许正是应了那句老话,明朝气数已尽。随着刘兴祚的死,明朝扭转明清战局的最后希望破灭,崇祯败局已定,永远失去了战胜清朝的机会。

精彩小说:

终于有人收拾这个变态.官.二.代.了!

一户人家娶“鬼妻” 正下葬时棺材里突然传来拍击声···

“官二代”大战“富二代”,谁才是最终胜出的扛把子?

监狱前处长揭秘:谁才是最难管的人物?

盗墓人是怎样准确找到古墓的?不要乱学!

谁说传统武术不能打?中国保镖暴打西方壮汉!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为您精选5个优质微信号,喜欢就长按关注哦。

好看书屋

haokanshuwu

在这里,读遍官场言情小说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官场书屋

iguan-chang

在这里,读懂官场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官场野史

guan--chang

在这里,读懂官场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文史大联盟

guanchangshuwu

在这里,读懂野史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好看历史

hao---kan

在这里,给你最好看的历史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