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9月20日 16.1°C-17.8°C
澳元 : 人民币=4.93
悉尼

猪肉价格飞起来 澳洲红肉出口站上风口了吗?

2019-09-20 来源: 澳财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今年是中国猪年,猪肉价格却在“本命年”里飞起来,从6月开始就不断上涨,很多人惊呼,再也不能“无肉不欢”了。

根据中国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的数据,8月的猪肉价格较7月涨幅高达46.7%,因此带动8月CPI同比上涨2.8%,猪肉价格影响CPI上涨约1.08个百分点。

在猪肉价格如此飙升的背景下,中国积极地扩大肉类进口以缓解市场压力。海关总署公布的外贸进口数据显示,今年1-8月,猪肉、牛肉和水海产品进口值分别大幅增长66.1%、65.2%和38.5%。

澳大利亚7月和8月分别向中国出口了28,214吨和26,061吨牛肉,使中国成为最大的牛肉出口国。截至8月,澳大利亚连续第五个月出口中国的牛肉量超过美国,而中国向澳大利亚进口牛肉的数量也连续第二个月超过日本。

显然,中国日益增长的红肉进口需求,正在搅动全球肉类市场。

本次,博满金资首席分析师魏睿昊与大家共同探讨,澳洲的牛肉涨价是否与中国进口量增加有关?这是否意味着澳洲畜牧业将继奶粉和保健品之后,成为“中国概念”新的领军行业?如果想投资澳洲的肉类出口,又有哪些问题需要关注?

供应减少和需求增加共同作用

推高中国红肉消费

猪肉是中国人餐桌上最常见的肉类。红烧肉、回锅肉、粉蒸肉、锅包肉、白菜猪肉饺子、酱肘子……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猪肉名菜。据统计,平均每个中国人一年会吃掉超过30公斤的猪肉。2018年,中国猪肉的消费量为5540万吨,占全球猪肉消费量的49.26%。

所以也难怪各级政府会因为猪肉的短缺,而要“千方百计确保猪肉供应。”但是猪肉短缺的情况仍将持续一段时间,在今年第四季度和2020年上半年会变得更为严重。

为了缓解短缺,中国已经宣布将释放部分冷冻猪肉供应,就像各国政府储备石油以备危机时向市场释放一样,中国也同样储备猪肉。

中国的猪肉供应不足问题始于一年前非洲猪瘟的爆发。由于这种对人类无害的病毒在猪身上具有高度传染性和致命性,为了阻止病毒的传播,大约120万头猪被扑杀。

这导致了存栏猪群比去年下降了三分之一,猪肉产量也大幅下降。且近两个月,仍有新病例产生,而这种病毒已经扩散到越南和菲律宾。

根据农业部的数据,8月份第三周猪肉达到每公斤35.12元人民币的高点,打破了2016年创下的前一纪录。

高昂的猪肉价格使人望而却步,在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了“猪肉自由”的呼声。

为了弥补缺口,中国今年的猪肉进口预计将增长近两倍,其中大部分进口来自欧洲国家,但也有一些从美国进口。

魏睿昊指出,由于与美国的贸易摩擦,使得猪肉进口面临额外的挑战。今年9月,中国政府对美国农产品加征10%的关税,并将进口美国猪肉的关税提高至72%,并取消了几笔对美国猪肉的大宗采购。此外,中国从美国进口的猪肉数量在过去两年中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

不过,据此前中国农业部官员给出的数据,2016—201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猪肉分别为21.55万吨、16.57万吨和8.57万吨,分别占国内猪肉总量的0.4%、0.3%和0.16%,影响“微乎其微”。

事实上,中国猪肉对进口的依赖程度历来不高,2018年中国本土猪肉产量5404万吨,进口量为119.28万吨,仅为国内产量的2.21%。

据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预测,今年中国的猪肉生产量约4000万吨,明年中国猪肉的产量将进一步下降至3400万吨。如果该数据属实,进口的猪肉需要增加超过十倍,才能弥补产量的缺口。

这恐怕不太现实,因此用其他的肉类取代部分猪肉的消费量就成了必然。

中国家庭收入提高,推动全球红肉出口市场,澳洲受益明显

魏睿昊认为,猪肉短缺表面是一个供应端的短期问题。从更长期的角度看,随着中国人收入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肉类需求快速增长才是问题的核心。

在过去的10年中,中国在全球肉类消费市场的重要性与日俱增,除了猪肉消费占全世界将近一半以外,牛肉消费占11%,羊肉消费占33%,家禽消费占15%。这也使得中国逐渐成为全世界主要的肉类进口国,进口量占国际市场总量的近四分之一。

在全球牛肉进口份额中,中国从2009年的4%,增长到最近12个月的23%,羊肉则从10%增加到36%,是增长最迅速的两个肉种。

而这种势头和中国家庭收入增加有密切关系。从2015-2019年,中国年收入35,000美元以上的家庭增加了190%达到1210万户,预计在未来五年还会增加175%到3330万户。

根据澳大利亚肉协(MLA)的全球消费者调查,在中国主要的五个城市中,有36%的高收入者在过去一个月内消费过澳大利亚的牛肉。

今年8月,中国连续第二个月超过日本,成为进口澳洲牛肉最多的国家。澳牛的出口量达到2.6万吨。

外需内旱,使得澳洲牛肉价格增长

而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受亚洲地区需求增加,以及澳洲本地干旱导致供应量下降等因素影响,澳洲本地牛肉、羊肉和其他肉类的价格急剧上涨。

从去年冬季开始,澳洲遭遇“百年最严重干旱”,导致干草和牲畜饲料枯竭,这一灾情的影响逐渐扩大,使得今年肉牛和肉羊数量出现大幅减少,屠宰率一直居高不下。

从超市的售价来看,肋眼牛排的价格从2018年25-35澳元每公斤,已经上升到35-45澳元每公斤;小羊排的价格从2018年30-40澳元每公斤,已经上升到40-60每公斤。

而出口层面,澳大利亚农业资源经济科学局(ABARES)发布的预测报告显示,2019-20财年,澳洲牛肉的价格可能还将推高3%。他们指出,虽然由于受气候变化等问题影响,新财年澳洲牛羊肉的出口盈利额会略有下降,但是中国等市场展现出的强劲需,还是有可能将出口价格维持在高位。

价格挑战预示澳牛出口机遇

尽管肉价的上涨,对澳洲本地市场造成了挑战,魏睿昊认为,海外市场需求的增加更多是给澳洲相关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

历来,澳洲向亚洲市场出口的消费品大都比较相似。如华人比较熟悉、已经在逐渐退潮的“奶粉热”,乳制品曾为澳洲换取过不少外汇,而这波热潮逐渐转换到了肉类市场。如今,澳洲的盎格司牛肉在中国“声名远播”,是高端肉类市场中较受欢迎的产品。

整个2018-19财年,中国超过美国与日本,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冷冻牛肉出口市场。截至2019年8月以来的一年间,出口到中国的冰冻牛肉量突破20.8万吨。

冰鲜牛肉方面,虽然受获批工厂数量影响,产品增长受到限制,但同比增速惊人,达到153%,年进口量突破了2.2万吨。

中国海关官方数据统计显示,今年1-6月,中国从澳洲的牛肉进口同比猛涨62%,总量达到12.6万吨,其中冰鲜牛肉进口量为1万吨,冷冻牛肉进口量为11.6万吨。虽然年度总量还没有超过日本,但7-8月的单月进口量已位居第一位。

此外,截止到5月,澳大利亚活牛出口同比激增89%,达到6.8万头。对华出口占整体出口总量的67%,突破4.6万头,中国市场同比上涨85%。

从不同牛的品种来看,2018-19财年澳洲谷饲牛肉出口量增加至创纪录的31.2万吨,占所有牛肉出口量的27%;草饲牛肉出口也有所增长,达到84.6万吨,涨幅7%,仍为主要出口品种。

投资肉类市场也需谨慎

本周,中澳两国经贸往来中最大的新闻,莫过于蒙牛集团收购澳洲乳业公司贝拉米(详情请点击阅读《重磅!!!贝拉米被蒙牛全资收购,中资企业要卷土重来?》)。从中也可以看到,仍有许多投资者对澳洲食品和农产品市场非常关注。

魏睿昊指出,就行业角度而言,肉类进出口市场并不像奶粉市场趋于饱和,且竞争激烈。澳牛出口中国的大幅增长从近两年内刚刚开始,未来还将有较为长远的前景。

并且,奶粉主要的消费集中在新生儿市场,而牛肉是大众日常消费品,市场本身要广大。澳牛在中国的进口肉类市场中属于中高端产品,“品牌形象”良好,具有较好的竞争力。

不过,他也同时表示,相较婴儿奶粉等乳制品,肉类进出口供应链更复杂,是一个进入“门槛”很高的行业。

首先,肉类进入中国市场,无论进口方和出口方需要大量检疫检验和进出口许可证,以下为部分所须许可或批文:

国外供货商必须拥有中国备案的CIFA 号,即国外供货厂家注册的出口货编号,可以到海关的食品检验局查询。

国外供货商需要提供原产地证明,和本国农业部出具的卫生许可证明

当地冷库协议书和营业执照复印件

国内收货人需要是国家质检总局备案的国内肉类收货人资格备案

国内收货人还需要有商务部批准的“自动进口许可证”和质检总局批准的“检疫许可证”

和乳制品不同,肉类的储存运输要求更高。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对于进入中国的牛肉,无论储存和运输都有严格的要求,必须在合适的温度条件下进行。其中,冷冻牛肉的中心温度不应高于-15℃,冰鲜牛肉的中心温度应在0℃-4℃,且运输过程不得拆开及更换包装。

活牛进出口手续则更为繁复。根据《好奇心日报》的报道,由于活畜运输的特殊性,牛仔离开澳洲土地前,必须控制食量,以减少其在运输过程中的排便。达到目的后,中国的检疫人员会确认了澳大利亚官方出具的《动物健康证书》,并在核准了《进出境动植物检疫许可证》等文件之后,才准许牛入境。接着,活牛会被立即运往隔离检疫场,接受定点隔离检疫饲养。在此期间,中国质检部门还会实施进一步检验检疫,确保该批次牛符合相关标准。

(各项具体要求,请前往质检总局官网,查看信息公开目录下的《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与澳大利亚农业部关于中国从澳大利亚输入屠宰用牛的检疫和卫生要求议定书》)。

议定书部分内容,图/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

哪怕完成了所有检验检疫过程,肉类销售过程比较奶粉等普通消费品也更为复杂,渠道要求和成本也会更高一些。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肉类进入中国有严格的分配额度,“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而每年的进口额度则根据中澳两国的协定进来分配,不同公司所能获得的比例也各不相同。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澳大利亚政府自由贸易协定》的有关规定,2019年澳洲对华牛肉出口配额为172,411吨。

8月15日,该出口配额已被达到,因此自动触发保障机制。在此之前的关税为6%,而此后超过配额的进口量恢复适用最惠国税率12-25%,直至2019年底。

不过,根据中澳自贸协议,澳洲牛肉输华关税配额量从今年起逐年递增,到2031年最终增至248,729吨。

魏睿昊最后还提醒,进口牛肉是“轻奢品”,属于中高端市场,对经济变化的敏感度更高。一旦经济放缓,会直接影响消费量。

总之,像牛肉这样的食品涉及到一整条产业链,对于想要进入的投资人而言,都需要审慎考量其中的各个环节。

关键词: 猪肉肉价红肉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