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ACY 稀万证券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1月20日 18.3°C-20.0°C
澳元 : 人民币=4.79
悉尼

观察站:左右为难的林郑月娥(图)

1个月前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5条


林郑月娥在反修例运动期间的表现隐约展示了香港公务员体制的局限性。(AP)

中共建政70周年当天,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将率团出席北京的国庆活动。这是其自修例危机爆发以来少有的一次出行机会。在过去的数个月时间里,她的执政遭到了危机,不得不留在香港谨慎应对日复一日的抗议活动。

坦率讲,在香港这样一块只“盛产”公务员、少有政治家的土地上,让尽管身为特首却深深烙印着公务员出身的林郑去“装作一个政治家”处理这样棘手的危机,应该是难为她了。也许,这也是她很努力挽救民望,尽管无果却仍然值得同情的原因。

9月26日晚,数月来饱受反修例运动打击的林郑月娥出现在湾仔,试图通过社区对话的方式纾解这场旷日持久的抗议活动所造成的对立情绪。林郑当天曾投书《纽约时报》,声称社区对话将是其和解进程的一部分。“我们的社会已经出现了深深的创伤。它们需要时间来愈合。但本届政府依然希望,对话能战胜对抗;我们也希望,通过政府的行动措施,能让社会恢复平静并重建信任”,在这篇题为《香港仍然有未来》的文章中,林郑这样说明对话的意义,并表示自己将选择作一名聆听者,暗示做好了受到一些严厉批评的心理准备。

这场对话基本是在平和的气氛下超时完成的,26名市民获准提问,林郑的回应被认为重复了之前所做的承诺。事实上,当时外围数百人的抗议仍在出现——香港仍然并不太平。

作为香港的最高级官员,在过去的数月中,林郑一直被要求应该为强行推行修例以及应对反修例示威者失当负责。在一次记者会上林郑遭到咒骂侮辱,而激进的示威者则要求其下台,一度一些观察者也认为林郑很难挺过这场政治考验。

林郑1957年出生于香港湾仔的基层家庭,从小养成了自律、坚毅的性格。1980年香港大学毕业后,林郑加入殖民地政府。期间,林郑几次本来可以移居英国与丈夫共同过一种普通生活,但因缘际会反而在香港政府中不断拾级而上,“39年的政府服务生涯,担任过21个不同职位。”

在熟悉她的人看来,林郑似乎是一个具有相当执行力、遇事冷静果断并能成功化解困难的可靠之人。在6月份反修例运动开始后《纽约时报》刊登的另一篇文章《危机中的林郑月娥:强硬、矛盾与退让》中,作者称认识林郑月娥的人都说她是一个作风强硬、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公务员。“林郑月娥非常、非常聪明,极其聪明,而且非常、非常果断,坚决——她下定决心的事情,就一定会做成,”文章引述林郑的一名竞选顾问、香港商界领袖盛智文的话如此表示。

而在修例事件中,林郑的表现的确让人们似乎看到了她强硬的一面。在公开场合,她拒绝接受示威者的所有要求,一再反复表示法治是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无法纵容暴力事件的一再发生;而即便是对于引起这场骚乱的“引渡条例”,她也在很长时间内拒绝接受使用“撤回”这一明确的法律概念……

但是,另一方面,人们也看到林郑“脆弱”的一面。在6月份的无线电视专访中,林郑被问及是否有出卖香港竟一时情绪失控潸然泪下,否认出卖香港,且指丈夫称她“卖身给香港”。而在9月初一次公开电视讲话前夕,被路透社曝光的一段私人聚会(“Vision 2047”基金会饭局)讲话录音中,林郑更诉苦自己出门都成问题。不仅如此,她在这次聚会中承认自己犯下不可原谅大错,如果有选择,第一件事就是立即辞职,深切道歉后下台。而面对反修例可能失控的局面,她亦暗示自己“政治操作空间非常有限”。即便事后林郑否认并澄清无意更无实际动作向北京请辞,但是这一表态在北京看来显得相当不合时宜。

很显然,反修例运动无疑增加了外界对林郑及其团队执政能力的质疑和疑虑。2017年林郑履职时,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曾经南下出席香港回归20年活动,曾经告诫说,香港社会政治环境十分复杂,这就决定了在香港当官不是一件轻松舒适的事情。

当然,这似乎也不能完全归咎于林郑本人,林郑在这场政治危机的表现只能说提示人们反思香港今天究竟需要怎样的管治团队。正如上文所言,从1980年林郑加入香港殖民地政府,从此成为香港公务员团队中的一员。香港公务员制度仿照英国文官制度建立,除伦敦委任的总督外,他们本质上是经过考核的专聘的技术官僚。这一制度保证了香港公务员的专业政策执行能力,而整体上看,即便香港回归后董建华任内进行改革推动港府主要官员负责制,但是林郑及其团队正是在香港公务员体制下成长起来的,深受其影响,所以其专业能力也是值得肯定的。

但是,这一制度在1997年后暴露出其问题,其所塑造香港现任管治团队根本难以形成独立的有权威的强有力的施政能力。前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7月份在一篇文章《殖民管治留下的两个问题》中反驳说香港回归以后失去管治优越性的说法,认为港府在回归前与伦敦的关系和回归后与北京的关系不同,前者专业化的公务员制度是建立在伦敦掌握香港施政大权、殖民地政府负责执行的背景下,而后者则是这种公务员体制不能完全适应港府施政的政治变化,而“香港沿袭了殖民政府的管治架构,缺乏强有力的政治领导”。这是一种只懂执行、不懂政治的管治架构。

从这一角度说,这是林郑及其团队难以克服的身份局限与体制不幸。从既往看,林郑的专业技术官僚水平不差,甚至可以说颇有成绩,但以今天政治家的水准去要求她可能是求全责备、强人所难了。一个政治家已不容易,要公务员或行政官员扮作政治家,更难。

而这也是香港改革管治体系的动力。香港回归22年,既有的模式需要不断重新、充实,才能适应甚至超前于不断变化的形势。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5)
连JERM 1个月前 回复
香港人和台湾人都在补文化大革命的课。
卡尔流不过 1个月前 回复
看到30年前为自己打工的大陆人,突然变成了自己的BOSS,香港人不习惯。所以中国的发展让大多数香港人感到郁闷,看到在香港大把花钱的大陆人,嫉妒之心溢于言表。所以这一切都成为他们支持示威和同情暴力反中的根本原因。
痞子宝儿 1个月前 回复
她懦弱无能,一再被汉奸暴徒绑架。
乃粉_冰霜猫 1个月前 回复
香港的警察部隊,已經衰過第三世界的警察,因為已 無人權法治,香港人稱呼叫黑警
木子木登lc 1个月前 回复
基本上香港每届行政长官任内都出现大型示威,并且越演越烈,谁当特首也是这样。

相关搜索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