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24日 28.3°C-31.0°C
澳元 : 人民币=4.75
悉尼

特朗普盟友再陷死局 白宫的中东战略已经改变(组图)

2019-09-30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4条


作为对特朗普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的回应,以色列批准在戈兰高地北部的布鲁希姆地区新建一个名为“特朗普高地”的犹太人定居点。(AFP)

9月中旬举行的以色列大选结果出炉,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依旧面临组阁困难的局面。这已经是今年以色列的第二次议会大选,在四月份的第一次大选中,已经担任四届总理的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利库德集团获得组阁权,但因无法按时组阁成功,导致议会解散,重新大选。而其对手,前国防军总参谋长本尼•甘茨(Benny Gantz)也在第二次大选中获得33席,成为以色列第一大党,但无论是内塔尼亚胡还是甘茨,都无法单独组阁,对于内塔尼亚胡来说,局面与第一次大选时区别不大。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宣布将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以及第一次大选期间,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主权等一系列支持行为,无疑为地区局势又添了一把火。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佘纲正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表示,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政党内部分歧难以弥合,起到关键作用的世俗政党领导者利伯曼可能在第二次大选中再度自抬身价,导致整个局面陷入僵持。当下特朗普政府对中东地区缺乏一个连贯政策,对于以色列的支持力度,更像是一场以最小成本获得最大政治收益的交易行为。

记者:以色列9月份举行的第二次大选结果出炉,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仍然组阁困难,第一次大选的症结延续了下来。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美国对于以色列的空前支持,从美国内政的角度来看,这种支持背后特朗普如何权衡美国在中东地区利益?

佘纲正:美国与以色列的热烈互动发生在前几个月,尤其从2017年年底以来,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开始,此举还引发了巴勒斯坦的抗议示威活动。而今年,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更是引起国际热议。从这几件事可以看出特朗普的整体风格,他与历任美国总统的行事风格都不一样,总得来说,他的最终考虑是为了赢得国内选举,希望国际议题能为其国内政治加分。

当然,不能将特朗普的行为完全从服务于美国国内政治的角度解读,巩固盟友关系、让以色列分担一部分美国在当地的安全义务以及协助美国控制地区局势也是应该纳入考虑的因素。简而言之,大力支持以色列背后,美国主要有两方面考虑:一是争取美国的犹太选民,二是“统战”对以色列抱有同情的“福音派”。

首先,特朗普认为犹太选民是可以争取过来的。事实上,当下很多犹太选民仍然投民主党的票,特朗普对此十分不满,甚至有些愤怒,他在最近的发言中直接表示,如果犹太人不投他,就是不忠。这一点其实很有意思,在公众观点里,“双重效忠”常常被用来抨击美国犹太人,而特朗普此番表态,无异于默认犹太人本来就应该双重效忠。特朗普如此摆开来讲,传达的信息就是,我帮助了你们在以色列的同胞,所以,身为美国的犹太选民就有义务支持我。特朗普此前也一直与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商议,如何大批量把犹太人的选票集中到共和党,所以,这也是特朗普的直接目的。

另外,他的目标也不仅仅是犹太人。犹太人口只占美国选民的2%-3%,而支持以色列的选民群体要更大。例如,美国的福音派对于以色列非常同情,所以他们对特朗普支持以色列十分有好感。通过对以色列的一系列支持动作,可以转移一部分民主党的选票,同时又稳固自己的基本盘,特朗普可以说是做到了“空手套白狼”、一本万利。毕竟,迁馆、承认戈兰高地主权等行动,并不用实际付出什么,就可以获得大量选票。

所以,我认为,至少在美国大选之前,特朗普会延续支持以色列为主轴的政策。

记者:美国对于以色列的支持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了内塔尼亚胡?二次大选结果已经出来,局面较之第一次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未来以色列政局会如何演变?

佘纲正:美国的支持的确很重要,以色列十分看重与美国的关系,内塔尼亚胡能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获得美国的大力支持对他个人而言是非常加分的。

在今年四月份的选举中,由于贪腐的指控,内塔尼亚胡的选举阵营面临重大危机。而恰恰是在内塔尼亚胡选情不利的关键节点,美国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内塔尼亚胡则借机调整选举策略,极力营造出自己是维护以色列国家安全最佳人选的形象,顺便将反对他的人置于国家利益的对立面。以此,中右翼阵营便稳定了选情,挽回了颓势。

其实内塔尼亚胡在4月份的选举中已经赢了,只是他所在的右翼阵营中的世俗政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与同属右翼阵营的宗教党派在犹太教徒服兵役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导致了组阁失败。在选情不利的情况下,以利库德集团为首的右翼政党能拿下65席,已经算是赢得很漂亮,因为在总数120席中65席已经过半。

而刚结束不久的9月份大选,形势并没有出现过多改变。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和本尼•甘茨领导的蓝白党均凑不齐半数,蓝白党同意联合执政的条件是内塔尼亚胡放弃连任,这一点内塔尼亚胡不可能接受。而右翼政党的内部分歧也难以弥合,利伯曼领导的世俗政党“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再次成为关键少数,其在第一次大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之后,这次可能会继续自抬身价,整个局面就是一个死局,可能10月份内塔尼亚胡贪腐听证会的时候会有一些新情况。


2019年6月,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在“和平促繁荣”经济研讨会推介美方推动解决巴以问题的“世纪协议”的经济方案。但由于绕过了核心的政治议题,本次会议遭到巴勒斯坦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强烈反对与抵制。(VCG)

记者:此前,由特朗普女婿库什纳操刀的“世纪协议”原本预计在以色列完成组阁之后推出,而二次大选之后,内塔尼亚胡的组阁前景并不明朗。此外,库什纳本人似乎也有犹豫,在你看来,这个争议颇多的协议前景如何?

佘纲正:从世纪协议提出开始,它就注定会“难产”。因为几乎没有现实可行性,提出这个协议的思路是想单纯通过经济元素来解决政治问题,如果可行,那世界上根本不会存在政治问题。简而言之,这个协议的核心就是,整合大笔资金,让巴勒斯坦人放弃一大堆政治诉求。

这个概念一经提出便遭遇了很多批评和质疑,尽管如此,其核心思路仍然没有调整,如果延续这个核心思路的话,不可能真正付诸实践。就算真正公布出来,可能也会沦为各方的笑谈。刚提出时,各方反应很冷漠,即便是以色列也并不认为这个方案能最终付诸实践。凭借以色列与阿拉伯人多年打交道的经验,不可能不清楚这个方案是否具有可行性,如果真的有效,早就力推了。

记者:国际舆论反对和质疑“世纪协议”的那些内容,难道库什纳本人及其团队会想不到吗?在前景不明的情况下,“世纪协议”可能的终局会是什么?

佘纲正:很难判断,也不应该从阴谋论出发,得出这个世纪协议是要炒某种概念,或者以此为名,暗度陈仓的结论。总而言之,这个协议没有可行性。

最大的可能还是一直悬着,可能未来会有新的提法出来,至于如何推进现在还难以定论,或许他也需要一个台阶。

记者:美国在中东地区除了以色列这个盟友之外,还有包括沙特在内的其他重要盟友,而当下美国对以色列的大力支持似乎显得有些偏袒,联系到当前世界秩序也在中美竞争的推动下进行调整,你认为未来中东的地区局势会有哪些变化?

佘纲正:现在的世界格局正处于秩序脱离的状态,所以小国基本都会在中美之间采取对冲政策。在不同的问题上,选择不同的立场。我认为对于小国而言,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也是正常的思路。

中国在崛起,俄罗斯在某种程度上重返中东,相比之下,美国在中东地区的表现变得越来越不负责任,所以,当前局势下,中东国家需要考虑其他避险的路径。

记者:自从2018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之后,美伊关系逐步下滑,两国的对话也陷入停滞,各方面对峙不断。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特朗普在最后关头撤回攻击伊朗的命令,观察人士普遍认为,此举泄露了美国处理伊朗问题时候的底牌。你如何看待未来美伊关系的发展,以及美国处理与海湾国家关系的整体战略思路?

佘纲正:从美国对整个海湾国家的关系处理来看,其实目前并没有一个连贯的政策方案。这与特朗普的执政风格有关,他喜欢“捏软柿子”。

为了知道哪个是软柿子,先把所有柿子捏一遍。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一旦到了需要动真格的时候,其实特朗普是退缩的,不会真正去做。就像在以色列问题上,能够通过政治手段空手套白狼其实就是最完美的状况。在处理美伊关系时,也有一些矛盾的地方。如果美国真正想要针对伊朗的话,就更不应该在巴以问题、阿以问题上一味偏袒以色列,因为这样做实际上疏远了海湾地区其他盟友。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内部出于各方利益,在中东政策上有不同的议程,这些议程汇总到特朗普手上之后,就呈现出,提出什么议程就做什么,做到什么算什么,因为从美国整个外交的大方向来看,特朗普的重心不在中东。

特朗普不像历任的其他美国总统那样,在中东政策方面有几个核心利益,比如不能让俄罗斯控制石油、不能让其他势力毁灭以色列等等。

而在特朗普治下的中东政策,可以有不同的议程,只要不要让他美国真正花钱出力就行。我认为,当下特朗普处理中东问题的思路大体如此。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伊朗不选择剑走偏锋,主动挑衅其他海湾国家,两国之间的对峙还是会持续下去。尽管特朗普以不可预测性著称,但他似乎也不大可能突然宣布和伊朗是好朋友,要与之结盟等等。美伊两国的积怨问题,无法仅仅通过领导人的态度改变。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存在不愿美国与伊朗缓和关系的势力。我同样相信,在伊朗内部,也存在大量支持与美国对抗的势力。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4)
木子木登lc 2019-09-30 回复
越乱越好
晓晓在美国 2019-09-30 回复
以色列国不亡,世界就不得安宁。
Mrs-BunnyBunny 2019-09-30 回复
让一个犹太人来提出一个解决方案,能有什么期待
olivia兰溪 2019-09-30 回复
犹太民族历史上多灾多难,同时中东其他民族也需要生存。前一阵子特朗普要买冰岛,为什么以色列不去买冰岛呢?假如以色列能买下冰岛,我相信冰岛举国上下会欢迎的。因为以色列民族是个非凡的民族。关键还是看宗教是否融合,尤其是犹太教的年轻人和基督教年轻人怎么进行客观的看待历史问题。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