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12月16日 20.6°C-24.0°C
澳元 : 人民币=4.8
悉尼

当代留学生高压专业图鉴

2019-10-08 来源: 北美留学生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不同人对“高压”的理解不尽相同。

CS男对高压的理解可能是跑不通的tester,数学男的理解可能是写不出的proof,商科生的理解可能是蹭不进的酒局,艺术生或许简单些,可能是死机前忘记保存的psd。

我对高压的理解是堵在浴室下水道的一撮头发,原本只堵住了一个口,久而久之水蔓延到处都是。

与压力如出一辙。

今天就说一下留学生的几个高压专业日常都是什么样的,看看专业带给你的压力是否似曾相识。

Math

“国外数学很简单”这句话到底误导了多少留学生?问问数学major的人就知道了。

你走进一节数学课的门,发现除了教授以外台下安静如鸡。为什么?因为教授在带领学生遨游他的数学海洋,最后他上岸了,而学生淹死了。

教授问“any question”,你心里问“ya what the fuck”。

不敢点头,怕听不懂的课友要你单独讲一次。不敢摇头,怕教授给你单独讲一次。

更气人的是什么?是每次考试前教授说只有四道题,你开始窃喜不复习,结果翻开试卷发现Question 1(1)Part A。

数学的本质其实是哲学,往浅学就是证明0为什么小于1,往深学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个不断证明与证伪的过程。

你每完成一个proof,都感觉自己在向世界“证明”我不认输,而当proof完成,郑重画下实心正方形(QED)的时候,这是每个数学人最有仪式感的一刻。

两天后,发现三页的proof只拿了2分,因为少用了1个theorem。

但至少有一件事值得高兴:数学不好的人,长得都挺好看。

同病相怜:Physics

Computer Science

站在收入链顶端的学科之一,拿头发换GPA是CS男们的日常。

CS男的灵魂三问:1. 这段program有error,为什么?2. 这段program没有error,为什么?3. 这段program一半有error一半没有,为什么?

所以CS男热衷与各类标点符号捉迷藏:分号,逗号,大括号,小括号,只要用错一个,整段code都会出错。

于是想养鸡,因为能debug。

要写的program太多,能用的时间太少,导致没有时间睡觉、买衣服,走在街上和homeless没差别。

全身勤俭只穿带学校logo的卫衣、大短裤、拖鞋。高端点的可能会套一件Facebook或者Google的文化衫,并将其当做信仰。

但会花很多钱买生发素。

毕业后,发际线随年薪齐飞。女友也很体贴,知道CS男辛苦,就跟其他人跑了。于是成为了真正的单身贵族。

同病相怜:Engineering

Business

当代留学生有一个特点,就是假如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般都会读商科。

说商科生有钱么?钱不是他们的。说商科生没钱么?人家身上着实穿着大几千刀的西装。

人们对商科最大的误解应该是“商科根本不能算一个专业”。实际上,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毕竟career fair上所有商科相关的工作,都会写着“no major requirements

”。

但好在俊男美女多,所以商科生非常擅长社交,他们要么在social,要么在去social的路上。狼人局、酒局、兄弟会局、华人蹦迪局、富二代游艇局,都有商科生的身影。

Social是商科生的血液,一见面一家亲是本能,如有求于你,甚至当晚就会让你体会什么叫上辈子的情人。

毕业后,商科生要么回家继承矿,要么读MBA延缓就业,也因此收获了理工科留学生的羡慕与鄙视,鄙视他们的学科难度,又羡慕他们的发量和颜值。

同病相怜:Economics

Design

一般对Design最大的误解是“他们审美这么高级,个性一定很孤僻吧”,实际上要比99%的同龄人脾气都要好。

除了每晚夜不归宿留在studio作画抠图,还要应对professor不定期指点江山,放假在家,还有朋友真诚发问:同学,帮我做个图呗。

永远保持表面平和,实则背地骂开了花。

结果实习后发现,比伸手党更难伺候的是甲方爸爸。

工作内容远不止PS、AI,还要练习“如何在38个版本内让客户满意”“甲方到底他妈是什么意思”“如何与客户优雅撕逼”等一系列技能。

“要大气!要内涵!要有设计感!”“整体感觉还不太对!”“只是建议,毕竟你才是专业的。”

于是在做到第37个版本的时候,终于下单了一本《颈椎病防护手册》,并通过007的工作时长,解锁了“3个月实习,3年工作经验”的成就。

薪水50元一天。

同病相怜:Communication,Marketing

Statistics

一个优秀的统计生说话不带百分比是不及格的,他们能一本正经告诉你“在读留学生的渣男比例高达86.75%”,因为统计的本质就是忽悠,他们可以用任何数据告诉你“老子说的有道理”。

也因此,查表成为统计生的本能,一道题20分钟,18分钟在查表。Normal, F, T, Chi-Squared, Binomial, 所有分布的名字,比前任的名字记得还熟。

进入upper division后,数字上的忽悠变成了编程上的忽悠,你问一个统计生:Why is statistical programming language the best?

他会告诉你:Because we R.

同病相怜:Finance

Arts

艺术人对商业的排斥近乎疯狂,所以在艺术人眼里,他们看不起所有人。

能力差别很大,从夜不归宿的homeless到出入名利场的创意总监,都有可能是艺术人未来的归宿。

为了探索艺术更多的可能性,他们经常会做出一些“前卫”的行为,比如在求偶时学猫叫,课上到一半赤脚蹦迪,或者在酒局上做广播体操。如果对方心意相通,还可能私定终身,远走天涯。

成为下一对夜不归宿的homeless。

同病相怜:Fashion

Chemistry

有人向化学生表白:我喜欢你,有机会吗?

化学生说:有机?有机不会。

化学生一般都不会说自己专业很难,就是头冷而已。

他们一天24小时的时间都奉献给了lab,比如pre lab,post lab,lab report,MATLAB等等,简单的三个字母,是流淌在化学生身体里的血液。

入学前买零食看牌子,四年后买零食看配方,有些化学生为了身体健康,自制洗发水沐浴露,结果每洗一次澡脱三层皮。

还有一小撮有机化学(O-Chem)狂热粉,聊天不带分子式表情包不舒服:

类似这样的

甚至沙雕熊猫头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水分子。

毕业后他们顶着仅剩的几根头发拿到了offer,欣然入职,几年后他们发现一个残忍的事实:

你会发现,这份高压图鉴继续往下写是真的写不完。

其实你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就好像堵在下水道的那一撮头发,其实就是从你头上掉下来的。

取掉就完事了。

关键词: 留学生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