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19日 18.3°C-20.0°C
澳元 : 人民币=4.72
悉尼

这一届留学生,太容易了。

2019-11-01 来源: 北美留学生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老话常说:留学生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

每次看到这句话,君君都在想:兄弟,你还不够了解生活,更不了解留学圈。

这么说吧:我们留学圈的人,每一个生活都特别容易。

真的。比如说——

容易秃

小王距离今晚homework的due,还有20分钟。

她铆足了劲,打开word敲下最后400个单词,她感觉reference已经来不及写了。这篇paper从布置到现在过了两周的时间,但她还是觉得时间不够用。

这周小王已经连轴转了三个midterm两个quiz了,月亮不眠我不眠地连续过了两个星期,来不及做reading的小王,连水课的A都有可能不保了。

她想尽力承担学业,但她的发际线不太想了。为了遮住大额头,小王还梳了厚厚的刘海,结果没几天就变成了空气刘海。

每次拼命赶完due,头发一抓一大把,仔细看看,还有几根是白色的。

“老娘今年才22岁呢。”小王心想。

容易胖

赶完due后,小孙被基友们叫出门吃宵夜,这是他本周第三顿宵夜了。

刚到美国的时候,小孙还有意识去ARC健身控制体重,谁知“新生15磅”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深夜放毒已经成了朋友圈日常内容。鲜芋仙、火锅、鲤鱼门连轴转,就连最基础的dining commons的热量也根本打不住。

有时候小孙还会安慰自己吃雪糕,毕竟雪糕是冰的,哪来的热量。但数字是诚实的,体重从130飙到190,目前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餐桌上的八卦多,营养少,富二代圈子里的八卦总是离不开那几个名字:谁要毕业回家继承家产,谁拿了probation遣返回国,谁刚入手了辆新的宝马i8,谁又对哪个漂亮的学妹打起了主意。

他们的话题小孙插不进去,他们的八卦小孙也没兴趣,明明是同学,却每时每刻在感受阶级鸿沟。

容易失眠

朋友圈里出现了一张offer,小张失眠了,他想起发这个朋友圈的人,大一的统计课上还抱过自己的大腿。

小张看了看发件箱里连续投了几个月的resume杳无音讯,叹了口气。

为了留在美国,小张几乎每周都去不同公司的info session,得体的西装大几千买了好几套,遇面试官要聊的话术倒背如流,到头来发现还是比不过短衣短裤人字拖的CS们。

“毕业的命运,在就在定major的时候决定好了。”在最开放的国度,小张第一次认了命。

容易崩

小李以为这学期报了三节水课GPA就稳了,没想到三篇paper同一周due,学期没过半就崩,基本给GPA宣判了死刑。

为了准备第二天的discussion,小李每天在家抱着几百页的reading过夜,要是说不出点什么,discussion的分还得减。

Midterm季就更不用说了,当理科生还在抱着practice midterm当考前救济粮的时候,小李只能抱着转头大的美国历史书陷入沉思:为什么几百年的历史,都能写得比辞海还厚?

小李决定缓一缓,看一看手机,发现iPhone X的人脸解锁已经识别不出他那张崩坏的脸了。

容易衰老

小雪已经快忘记自己曾经是高中校花了。

大一时小雪就申进了学校的Morgan Stanley Program,没想到这个强者生存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白天奔波于group meeting,晚上熬夜写ppt,一个program占了80%的时间,经常性天亮才睡,什么健身、护肤、美容觉,别想了,明早就要做presentation了。

更别说宿舍里和室友们的那些drama,闹得小雪身心俱疲。

抖音上的粉丝还会叫小雪“小姐姐”,一向高冷的她也开始主动回复粉丝的评论了,毕竟滤镜下的自己是什么狗样子,自己心里清楚。

容易迷信

朋友都说,小郑的朋友圈看上去像当代迷信符号集锦。

什么俚语、什么杨超越、什么科比和柯南,每逢考试前都会集中出现在小郑的朋友圈里。

他也不知道灵不灵,毕竟曾经也是个有American Dream的人,深信“只要经过努力不懈的奋斗便能获得更好的生活”,现在回头看看,小郑觉得这个美国梦的释义看上去就像个笑话。

考前习惯性巧妙绕开所有考点,明明熬了几个大夜复习,到头来发现考到的点几乎没有,更令人讨厌的是,每次考完试以后,总会有一群中国学生聚在一起讨论最后几题,小郑感觉是在对自己公开处刑。

但小郑还是希望刚转发的杨超越能给明天的midterm改命。

容易自我怀疑

小马面到了最后一轮,还是被拒了。

不能说自己不够努力,毕竟为了面试连续翘了好几节课,也不能说没人帮忙,career center的tutor基本都和小马打过照面,小马在LinkedIn也没少充钱,能勾搭的校友基本都勾搭了个遍。

但面试这种唯结果论的东西,结果出来后,一切都毫无意义。

她也想过加入组织,但既融不进老美兄弟会文化,又觉得CSSA的官僚气重,想着披星戴月准备面试的日子又要重头再来,小马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感觉留学就像小时候玩的游戏机,你不停地投币,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关。”小马总是这样调侃自己,她不知道除了写写段子,还能有什么脾气。

容易麻木

小丁曾经是个很敏感的人,也有过被due虐到原地哭泣的经历,但现在她已经是个铁石心肠的女人了。

原因是学姐告诉她:留学圈不同情弱者。

那些独自搬家具上楼,扛电视过街,深夜赶due到崩溃、哭泣,第二天还要假装成没事人一样出门的生活,小丁已经逐渐习惯了。

她甚至不再在朋友圈晒忙碌了,她觉得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生活,晒出来只能说明这人平常过得很闲。

小丁甚至觉得,说一个人“过得很闲”,大概是骂人不带脏字最狠的话了。

“走下去,天总会亮的。”小丁说。

所以说,这一届留学生,太容易了。

随随便便胖个20斤,一周熬个3次通宵,几星期内发际线上移四五毫米,一些想都没想过的小目标,随随便便就能达成。

当然,小朋友才会乱讲,成年人只讲究意会。

毕竟作为留学生,最难做到的就是放弃。

而最容易做到的,就是给自己打气。


关键词: 教育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