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04日 19.4°C-20.6°C
澳元 : 人民币=4.26
悉尼

特朗普不经意间改变世界 北京需分清主次矛盾(图)

2019-12-28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3条

中美贸易战拉锯一年以来,中美博弈也在更广泛的领域铺陈开来。一方面是政治上的尖锐对立,一方面是命运多舛的经贸谈判,应该说双方都有达成协议的足够动力,12月13日,中美双方先后确认,第一阶段协议共识达成,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按下最具有实质意义的一次暂停键。但更值得思考的是,现实的复杂也可能会导致大国角力的方向失焦。最近不少中外学者都表达了对中美经济“脱钩”的担忧,更有人认为,“脱钩”已经在某些方面成为事实。

2019年已经接近尾声,美国将进入2020大选年,中美关系发生了哪些变化,未来又将迎来什么挑战,贸易战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中美关系,以及中美围绕包括香港问题在内的新争议,又引发了什么样的思考。围绕以上话题多维新闻采访了中美关系研究学者,从政治、经济以及大国关系的角度剖析中美关系。本篇访谈对象为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与安全中心主任达巍,此为第二篇。


12月19日,特朗普在白宫高调接待众议员范德鲁(左二)。范德鲁因反对民主党弹劾特朗普总统而换党,加入了共和党。(Reuters)

记者:贸易战持续两年多以来,中方对于美国的反制都比较克制,而且有一以贯之的立场和政策。反观美方,从特朗普弹劾案件可以看出,美国两党的内部斗争十分激烈,主导对华政策有各种不同的势力,使得外交政策看起来十分混乱,中国应该如何与一个混乱的美国打交道?

达巍:我认为,并没有太特别的办法,这对于中国政府确实是一个挑战。中国政府也很苦恼,不知道与谁去沟通,或者和一方谈完之后,变化马上又出现。这是一个大问题。面对这样的变化其实我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因为这是美国的问题,中国没有办法解决美国自身的问题。在当前情况下,中国最主要的还是要与特朗普打交道,与美国政府打交道。最关键的还是元首外交。

记者:特朗普在执政以来,多大程度上改变了中美关系?

达巍:我觉得他从根本上改变了中美关系。基辛格曾经说,,特朗普无意间改变了整个世界。套用基辛格的说法,也可以说特朗普无意间改变了中美关系。我说“无意间”,是说中美关系现在这种改变并不是他最初就设计好的。他在中美关系上,有一些最初的想法,而且这些想法并不系统。他最想要的就是中美贸易平衡,不让中国占便宜。

所以,他确实已经改变了中美关系,尽管他不是有意识的。特朗普摧毁了过去中美关系的模式,但并没有建立一个新的。

记者:在你看来,未来中美关系的大方向是什么?决定因素有哪些?

达巍: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中美关系会朝着竞争的方向发展。竞争其实并不难以预见,任何领域都会有竞争,但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到底是生死之争、高下之争还是胜负之争当前并不清楚。现在似乎已经变成了胜负之争。我们当然希望能控制在高下之争,至少不要演变成生死之争。

另外,如果以竞争为主导,那么竞争合作的比例是什么样的?过去是合作大于竞争,显然未来会是竞争大于合作,但竞争大到何种程度、合作又小到何种程度,并不清楚,取决于中美接下来的博弈和互动。

记者:美国即将进入2020大选年,两党势必会在内政外交上有诸多交锋。但从中美关系的角度来看,普遍认为,即便换一个总统,中美关系的矛盾依旧会爆发,就算2016年是希拉里上台而不是特朗普。

达巍:我同意这个说法,如果是希拉里上台,中美关系也会变坏,但大概率不会像现在这般激烈对抗。中美关系变坏是大概率事件,但当前,两国民众都带有强烈的对抗情绪,中美关系呈现出这种形式则带有明显的特朗普烙印。如果是其他人担任总统,可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美国马上又要进入大选年,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一般来说,第二任期会比第一任期成熟,但我不抱太大希望。民主党上台,或许会发生很大变化。如果拜登(Joe Biden)当选,他作为一个传统、成熟的政治家,中美关系至少会较为稳定。但我个人认为拜登当选的概率不太高,民主党的其他候选人,如沃伦(Elizabeth Warren)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无论是谁上台,都对中美关系造成一些挑战。所以,我不认为美国大选能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中美关系,除非拜登上台,但他获胜的几率并没有现在全国民调看起来那么高。

记者:每当进入大选年,中国作为重要的外交议题,常常成为两党争论的焦点。两党捞取政治资本的手段基本是比谁对中国更加强硬,这种情况之下,中美关系又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达巍:我对大选年并没有那么悲观。从技术手段上看,中国肯定会是一个议题,而且应该比过去选举年更严重。但另一方面,美国政客的主要精力都会放在竞选上,中国话题会成为舆论的重点,但在实际行动方面,明年或许不会是中美对抗的高峰,当然可能也不是中美扩大合作的年份。选举年美国的主要政治议程还是选举,选举主要还是美国的国内政治。国内政治会吸干大多数氧气,所以在外交上不大可能有大动作,但不可否认一点,中国肯定会听到很多对中国不友好的言论。

记者:这也是选举政治的特点,中国方面其实也已经预料到对方可能会再度炒作哪些议题。但是如果再出现类似于“与中国竞争是美国第一次面临非白人的强大对手”这种带有种族主义的言论,亦或者美国再度在原则上挑衅中国,你认为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达巍:我觉得不需要理会,当对方批评中国的时候,中国其实也改变不了什么,另外,在选举政治之下,攻击中国是为了打击对手,中国其实不用太理会。当然,这种情况下,外交部门肯定会作出必要的表态。但我认为也不值得付出过多反应,选举政治就是如此。

中国有自己的事情要专注,在外交上,建设与日本、韩国、东南亚、欧洲以及俄罗斯的关系,也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对内扎扎实实推进改革开放,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中日韩自贸区,都是比回应美国选举更有意义的事。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3)
XXXX 2019-12-28 回复
特老还没得到报应?但愿神真是公义的
共产党是臭傻逼 2019-12-28 回复
支持澳洲和美国打击ccp
没有驾照的老司机 2019-12-30
你是不是来澳洲政治避难来的?然后想回国回不去就在这边不停的骂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