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rena 客户ETHNIC BUSINESS AWARDS 2020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6月02日 8.9°C-11.0°C
澳元 : 人民币=4.87
悉尼

拨开意识形态迷雾 对自由的四点认识(组图)

2020-02-01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1条

给自由下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严谨定义并不容易,人们讨论自由时往往是泛泛而谈,是指人类有权依据自身意志、喜好,自由自在地行事。这乍一听似乎很是令人向往,仿佛是人类社会的一个终极理想,但细细推敲下来,会发现有待商榷之处。

第一,人类有权完全自由自在地行事吗?绝对意义上的自由自在是正当的吗?显然不是,自由往往以不侵害他人利益、不违背基本社会准则和道德底线为前提,就像人们不会承认希特勒(Adolf Hitler)发动战争、进行种族大屠杀的自由,不会承认发动恐怖袭击、贪腐、生产假冒伪劣产品、贩毒、盗窃诈骗、伤害他人的自由。法国大革命时的《人权宣言》将自由定义为“有权做一切无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即说明了自由是有前提。当然,由于时代、地域和认知不同,关于自由的前提往往有显著差异,甚至有些不合理的前提会被后世推翻,视为禁锢和牢笼,但纵使如此,至多只能说明应以开放视角审视自由的前提,不可顽固守旧或僵化保守,懂得与时俱进地修正前提条件,却不能以此否认前提条件的存在正当性。

近代中国著名思想家、翻译家严复,当年在翻译英国思想家密尔(John Stuart Mill)的经典作品《论自由》时,特意将其书名译为《群己权界论》,以表达他对于自由的独到理解,即自由是来描述个人权益和社会之间的边界。严复曾解释称:“由者,凡所欲为,理无不可。此如有人独居世外,其自由界域,岂有限制?为善为恶,一切皆自本身起义,谁复禁之?但自入群而后,我自由者人亦自由,使无限制约束,便入强权世界,而相冲突。故曰:人得自由,而必以他人之自由为界。”诚如斯言,人是社会性动物,社会性是人的根本属性和本质属性,在今天这样一个高度社会化的时代,更是没有人能脱离社会而存在。既然选择结群而居,每个人就必须学会与他人和谐共存,并让渡一部分自由,以换取社群的维系和良性运转。


蔡英文认为陆方营销伙伴要求下架影片的做法正凸显了两岸体制的不同。(洪嘉徽/多维新闻)

第二,自由真是一种无限美好的价值吗?自由越多越好吗?应该说,自由的确是令人向往的美好价值,但未必越多越好。自由合乎人性,人人都向往自由,区别的只是自由的限度,有些人向往的自由相对多一些,有些人向往的自由相对少一些。自由是人生意义的重要来源,若没有起码的自由,人与机器何异,活着的意义又在哪里?自由是人类积极性、创造性的重要源泉,一个缺乏起码自由的社会必然死气沉沉、万马齐喑,缺乏活力与创造力。在进入现代社会之前,缺乏起码自由是常态现象,政治上、宗教上、观念道德上各种各样的束缚,让人们背上沉重的枷锁,动辄得咎。西方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以来,自由的价值逐渐得到确认,并在世界范围内不断传播、日益深入人心,成为世人普遍珍惜和向往的核心价值之一。

但这并不代表自由越多越好。因为任何事情不受约束地推到极致,都有可能产生异化,酿成难以估量的结果。前文已经提到自由往往以不侵害他人利益、不违背基本社会准则和道德底线为前提,这其实就说明自由未必越多越好,或者说自由只是人类社会众多价值之一,单方面拔高自由的价值,只会对其它同样重要的价值造成挤压效应。人类社会是个极其复杂的构成,不仅需求多种多样,而且社会若想良性运转和永续发展,必须同时兼顾各种诉求,比如,生存、安全、物质财富增长、公平正义、平等、人权和自由,自由只是众多诉求之一,不是主要,更非全部。对于一个缺乏起码自由的社会来说,在相当长时间内自由的确越多越好,但自由的增长有一个合理限度,一旦达到某个临界点,就会破坏不同价值之间的均衡,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严重的时候,会导致自由泛滥、不学无术、娱乐至死和社会失序。世人大多知晓专制时代对于自由的严重禁锢,压抑人性,阻碍社会进步,现代社会确实应该珍惜自由,可如果自由沦为无法无天,整个社会毫无道德和法律的规范,又和丛林社会何异,发展几千年后难道要退回到蛮荒时代吗?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自由只是一种维度的价值而已,必须与其它价值和谐共存,达到允厥执中的最佳均衡状态,以实现整个社会的帕累托最优。正因这样,贬低和压制自由的行为固然绝对不对,过度拔高自由的行为同样不妥。这也是自由主义的一个认知迷思。自由主义将自由上升到一种主义,既难免造成对其它价值的排挤,容易以自由之名行专断之实,又有可能助长极端个人主义,背离人的社会性。

第三,自由有高低之分吗?普通人过俗气生活的自由与精英阶层追求阳春白雪式生活的自由,是否有高下之分?平民的自由和领导人的自由是否同等重要?从权利层面来说,只要不侵害他人利益,每个人都有不分高低的自由,都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所谓人人生而平等,在自由权利上,同样人人平等,平民的自由和领导人的自由同等重要。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自由还是有高下之分,有的自由会更高雅、更有积极意义。比如,你很难想象一些人看恶俗内容、玩拙劣游戏的自由,能和阅读文明史上经典作品的自由等量齐观,也难以把一个人自私自利、精致利己的自由和另一个人急公好义、兼济天下的自由相提并论。所以说,在讨论自由时,既不能陷入绝对主义,以一种自由来否认另一种自由的存在合法性,又不能陷入相对主义,肤浅以为所有自由都是一样的,没有起码的高下、优劣之分。

第四,自由能在何种程度成为现实?自由怎么实现?法国启蒙运动时期的著名思想家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在《社会契约论》开篇提出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论述:“人是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确如此,现在人基本上从权利层面都普遍承认自由的价值,可想要实现自由,非常不易。过去在专制时代,受制于政治上或宗教上的束缚,知识界多倾向于将自由定义为免于种种限制的活动空间,比如不被禁止自由迁徙、不被禁止言论出版集会示威。这其实是一种政治自由,是免除一些人对另一些人施以强制的自由。但仅仅如此远远不够,现代社会已经普遍不再禁止自由迁徙,可试问有多少人有条件自由迁徙,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去一心向往的地方生活?出版作品的自由在多数国家多数时候已经得到落实,可又有多少人有时间和财富去学习知识,并从而形成自由发表作品的能力?这其实说明,自由的实现除了要依赖于减少政治上或宗教上的不必要束缚,免于国家权力的过多干预之外,更依赖于有经济实力去支撑和促成自由理想。如果一个人没有足够经济实力,纵使能够免于一切不必要的干涉,也只能望洋兴叹。因此,追求自由不能仅仅是政治上的自由,还必须有物质层面的自由。只谈政治自由,固然每个人都能获益,但更多时候是少数精英获益,只有他们才有条件实现自由。只有政治自由和物质自由并行不悖,才能让更多人过上梦想中的生活。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1)
吸血鬼贾斯明 2020-02-01 回复
坚决同意! 这个观点和慈禧老太后一样。因为汽车可以制造交通事故,所以应该禁止和取缔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