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4月01日 18.9°C-22.0°C
澳元 : 人民币=4.31
悉尼

北京观察:武汉疫情敲响怎样的警钟(图)

1个月前 来源: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6条


2020年1月26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请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以及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斌等人介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有关情况。(新华社)

武汉肺炎仍在急速传播,中国也仍在对疫情举国抗争。中共总书记2月3日主持召开的政治局会议称,“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我们一定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就在前一天的2月2日,武汉火神山医院整体移交中国军队管理,不仅如此,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也在2月2日正式抽组成立,开始承担武汉市民生活物资配送供应任务。可以说,疫情肆虐之下,当地的行政管理系统已经无力独立支撑,武汉某种程度上已经临时成了一座军管城市。

正如所称,武汉肺炎疫情像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中国崛起亮丽外衣下官场形形色色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慵懒无能被动的官员、低效繁琐的行政审批程序、媒体监督角色的缺失以及落后的疫情防治体系。也再次说明了中国虽然已经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依旧是个发展中国家,国家崛起的底层还非常薄弱,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仍有太多亟待补齐的短板。而这显然是对中南海敲响的一个警钟。


2020年1月27日,中国国务院总理、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看望慰问医务人员。(新华社)

首先就是疫情逼迫武汉甚至整个湖北官场上演了一场尴尬的官场现形记。

武汉首个前往医院就诊病例的症状发生于2019年12月8日,而当地政府居然和相关职能部门居然一直没有发出通报,直到2019年12月31日。因为武汉市卫健委此前一天(2019年12月30日)发出的系统内文件——有关“不明原因肺炎”的文件在网上广传,武汉市疾控中心方才首次向向社会披露已有27例确诊病例,所有病例均已进行隔离治疗,“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

除了愚蠢和无知,似乎没有办法找到其他理由,来解释为何在病毒出现将近40天的时间当中,武汉和湖北两级政府官员不仅未采取任何社会管控或警告措施,还接连召开武汉市和湖北省的两会。2019年12月底,当时武汉有8人在医学微信群提醒旁人注意“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被武汉市警方在2010年1月1日一起处理为“造谣者”,并先后遭到约谈和训诫。北京时间2020年1月7日晚上21时,中国专家检测出病毒为新型冠状病毒,两天之后(即2020年1月9日)首宗死亡案例出现。但是武汉一派风平浪静,甚至依旧“歌舞升平”。

1月6日至10日,武汉市召开两会。1月11日至17日,湖北省召开两会。首宗死亡案例出现10天之后的1月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举办了有 4 万多个家庭参加的第二十届“万家宴”未受到任何障碍,大家“边吃边聊,共度欢乐农历小年”,该“盛宴”还得到湖北省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楚天都市报》的头版报道。甚至在抗击非典第一功臣、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院士1月20日在央视揭开疫情具有“人传人”的真相之后的1月21日,湖北省省委书记蒋超良和省长王晓东还一起出席了聚集活动——春节团拜会文艺演出。

显然,在疫情发生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武汉和湖北领导班子的工作重心根本不在防疫,错过了黄金防控期。钟南山1月19日考察武汉并在当天奔赴北京,向中南海汇报疫情真实情况。1月20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分别发声要求各地官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全力以赴做好防控工作”。以此为时间节点,中国中央政府快速且强势介入疫情管控。官方信息推送和舆情也就此转折。

不过,令人无语的是,疫情控制已经是第一要务的情况下,武汉和湖北两级政府官员在无知之后再次上演无能的戏码。

湖北省政府1月26日召开有关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湖北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戴口罩露鼻孔,省长王晓东未戴口罩,武汉市长周先旺戴的口罩上下前后面全戴反。王晓东称对于湖北口罩数量的三次口误更是引发公众严厉批评,网络上各种“跟着省长学数学”的段子流传以嘲讽湖北政府的领导力和公信力。1月30日的疫情发布会上,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对央视记者的问题(对离汉通道被封后武汉返乡人员回不了家的看法和武汉医院医疗物资的进展介绍),视而不见答非所问,照旧念已准备的稿件内容。继“跟着省长学数学”之后,中国网民再创网络新段子“答非所问蒋书记”。如此“榜样之下”,已经被就地免职的湖北省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的“一问三不知”,似乎已经不那么令人诧异了。

据《湖北日报》2月2日消息,2月1日,疫情发生以来,黄冈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出动开展监督检查,处理处分党员干部337人,对6名防控不力的干部予以免职,其中3名正县级干部,3名乡镇主要领导。事实上,近期多省市都对疫情中干部应对不力的问题展开了严查。贵州、广西、江西、湖南、广西、内蒙古、河北、天津、浙江等9省(市)均对查处的干部发布了公开通报或追责。


2020年1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让湖北省长王晓东的数学水平成为网民调侃话题,图为王晓东资料图片。(湖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官网)

其次,中国卫生系统的反应更是让人失望。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武汉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卫健委)的失职。正如前文所说,从2019年12月1日疫情出现,或者宽松一点说,从2019年12月8日第一个病例就诊开始计算,无论是系统内部通报(即2019年12月30日被网络公开的那份“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还是12月31日第一次向社会公开通报,武汉卫健委的拖延和迟钝显然是疫情大肆传播的第一责任机构。甚至在2020年元旦之后,武汉卫健委仍然持续多日宣称疫情“可防可控”,没有新增病例。

而中国国家卫健委的表现同样并不合格。2020年1月31日,中国央视《新闻1+1》节目连线武汉市市委书记马国强。按照马国强所称:去年(即2019年)12月30、31日,武汉其它医院也出现了类似患者,“所以我们上报了国家卫健委。”据此可以认为,中国国家卫健委应该在2020年元旦前后,就已经知晓相关情况。

另外,早在1月9日,卫生专家就确认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上报中国国务院。中国国务院决定,参照SARS的防治方案,提升武汉的防治戒备并通报全国。但是中国国家卫健委仍然没有发出与疫情匹配的社会警告。正如前文所说,在1月20日之前,整个湖北省甚至武汉市仍然“歌舞升平”。而此钟南山1月20日在央视披露存在人传人可能的前一天,中国国家卫健委还在通告中表示“当前疫情仍可防可控”。

与此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香港政府却在1月4日就公布“对公共卫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准备及应变计划”,并宣布启动“严重”应变级别。澳门也在1月5日开始提升肺炎预警级别至第3级,中度风险,并于同日成立“应对不明原因肺炎跨部门工作小组”。香港和澳门这种反应快速的成熟机制,无疑让武汉甚至整个中国大陆地方卫生防疫应急反应机制相形见绌。

中国国务院在1月24日发布公告,向社会征集地方政府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漏报、瞒报等问题的线索。此前,中央政法委员会也发文,言辞强硬地指迟报瞒报疫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根据武汉市长周先旺1月27日接收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所说,“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周先旺说,“后来,特别是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在这之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周先旺的此番表述被解读为起码是中国国家卫健委在疫情预警流程中起到了消极作用。这种分析的依据是,在2003年的“非典”之后,中国已经建立了重大传染病汇报系统。按照该系统,一旦出现不明原因的疾病,在完成化验后,武汉的疾控中心需要在四小时内向中央汇报。但是系统上报的信息是不能对外披露的。根据中国《传染病防治法》第38条规定,中国具有专门的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制度。该制度规定,传染病暴发时,中国国务院卫生部门负责向社会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并可以授权省级政府卫生部门公布本地区的传染病疫情信息。


2020年2月1日,工作人员在重庆万州北站进站口为旅客测量体温。(新华社)

第三,虽然经过7年的党内反腐正风、中国国务院总理也多次痛斥行政机构中存在种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中南海也在2018年3月就推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但是中国政府机构中低效繁琐的行政审批程序在这次疫情中再一次曝光。

比如在疫情示警过程当中,前文已经提及的武汉市长周先旺所说的,“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而在疫情完全公开后,迅速传出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省物资短缺的消息,尤其是医疗物资严重供应不足,包括武汉市一众三甲医院在内的大量医院频频传出防护用品告急的新闻。

媒体查证之后,发现来自中国各地的大量捐赠物资竟然因为武汉市和湖北省职能部门的低效、繁杂审批程序而不能及时发放。但很多一线医院因为“手续问题”没能领到急需的物资,黄冈市浠水县人民医院甚至拿出院方的捐赠文件,都不起作用。

对于这种混乱,武汉红十字会向媒体表示,所有医疗物资的分配和发放权不在红十字会,而是在武汉市抗击新型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但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的一名工作人员1月3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疫情指挥部并不统一负责分配,只审核和批准三家定点机构的分配方案,也未曾修改或驳回红十字会上报的分配方案。

需要承认,为解决肺炎危机,中国已经全速开动了整部国家机器。不过也正如2月3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所称,这次疫情是对中国政府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它也给中南海敲响了警钟:中国虽然已经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在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上仍有太多亟待补齐的短板。这既是中共高层应该好好思考的问题,同时又应该是全世界认识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维度。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6)
Matt108 1个月前 回复
整个省市的政府部门相关负责人应该问责下台,没有监督的政府怎么能把社会治理好。都是官老爷
晚点未定 1个月前 回复
再次证明必须建立起自尊自重自爱及尊重人的政治及法律制度 !!!?这是中国的万恶之源
Beauty_Soon 1个月前 回复
治理短板确实需要解决,但也不必太过苛刻,毕竟未知病毒的传播开始阶段很难断定,即使是其他国家也未必能做到,这点是连日本专家也承认的。
Ellesme 1个月前 回复
这是放在国外相信做的不如中国,看看美国一个流感死亡了一万多人,当年的H1N1造成多大的全球危机。
愚人甲Tony 1个月前 回复
什么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处理如此之多的感染者?请告知
Virus Xi 1个月前
有這麼多感染者就是因爲中國政府隱匿疫情,不透明的資訊造成全球疫情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