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1月26日 24.4°C-25.6°C
澳元 : 人民币=5
悉尼

10年爱情长跑换来8个月名存实亡的婚姻,为什么初恋婚姻的结局总是辜负?

2020-09-10 来源: 婚姻与家庭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10年爱情长跑换来8个月名存实亡的婚姻,为什么初恋婚姻的结局总是辜负?

被路勉紧紧攥在手里的“离婚证”,似乎是威逼他与我彻底划清界限的符咒。走出民政局大门,我被他扔在了大雨滂沱的街头。路勉乘坐的出租车溅起的泥浆,点点砸在我的身上,这也许就是一场失败婚姻留给我的耻辱污渍。

文|周小令

恋爱那么久,他却给不了我婚姻

路勉是我的初恋,我们从青涩的17岁开始恋爱,痴缠相守整9年。虽然这9年里的大多数时光,我们都如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瞎折腾。但毕竟,我们都把最美好的韶华献给了对方。

分手是我提出来的,那时我已经26岁,恋爱这么多年了,路勉应该要给我一个交待。但是当我问他什么时候娶我时,他竟然说:“结什么婚呀?这样过一辈子多好!”再跟他哭闹,路勉就说,他和父母挤在一套不足60平方米的房子里,他也没一分钱积蓄,拿什么迎娶心爱的姑娘啊!

妈妈在我20岁时患病离开了人世,我和爸爸住在一套110平方米的房子里。尽管路勉没有稳定的工作,家庭条件也不是很优越,但爸爸一直把他视若己出。当我跟父亲说了路勉的苦衷后,他就把路勉叫到家里商量,对他说:只要愿意,婚后他可以住在我们家,父亲还答应帮我们操办婚事。

路勉的父母却不同意,他们的理由是:就这一个儿子,可不能做人家的上门女婿。我爸爸保证:过几年就想办法给我们买套房子,而且将来孩子出生后,一定是姓路而不是姓周。

父亲如此宽容甚至低三下四的退让,最终也没能说服路勉和他家人马上同意结婚。路爸爸说:“孩子们在一起都9年了,还在乎再等个三两年吗?等路勉找到了稳定工作,经济适用房也买下来后再结婚吧。”再过3年我都快30岁了,我真的等不起。可路勉却完全听命于他的父母。

一气之下我提出了分手,路勉死活不同意;我说那马上去领结婚证,戒指、婚宴我都不要就要他,路勉又开始百般推托。就这样,对他失望透顶的我离开北京去了西安,在小姨开的餐馆里帮忙。

3个月后北京的朋友们告诉我,路勉重新找了女朋友,对方是天津人,他们是从网上认识的。两人网恋了一个多月后,女孩去了北京,租房子和路勉住在了一起。朋友还说,路勉现在可神气了,到处嚷嚷我当初和他分手,是因为我攀上了有钱男人。

我百口莫辩,对路勉的歉疚和牵挂,也伴随着他新的恋情而渐渐消散。就像爸爸说的那样:“人要向前看啊,前面总会有更好的人在等着你。承担不起婚姻的男人,给你再好的爱情也当不了饭吃。”

时间真是平复伤痛最好的良方,在西安待了一年后我回到了北京,应聘到一家健身馆做业务员。健身馆的销售部经理肖黎对我展开了猛烈的攻势,他是南方人,细致而温情,在北京打拼多年,有房子有车。我已经27岁了,父亲也一直希望我能安定下来,没有资本再矜持下去了,不久后我开始和肖黎交往。

然而就在我和肖黎确定关系不到一个月时,路勉的短信翩然而至:“9年感情,短短1年你就忘了吗?我一直都在想你。”这个一年多都没有音信的男人,再次和我招呼的语气,竟然无需任何转折含蓄,还能一如热恋时那般热烈。我没有搭理他,他很快又发来短信:“我知道你在哪里上班,周末我要去见你。”

只好回复他:“过去的都过去了,好好和她在一起吧。”路勉打来电话,声音竟然带着哭腔:“小令,我没法忘记你。我跟她分手了!”认识这么多年,即使当初我决绝地跟他提出分手,路勉都不曾在我面前哭过。我的心骤然间像被雷击了一般,和路勉曾经幸福绵长的时光开始一幕幕涌上心头,为什么呢?他和他家人对我和父亲的伤害,这时都奇迹般地有了被原谅的借口。

那个晚上我们打了大半夜的电话,路勉把他和女友方小叶之间的点滴全都告诉了我。比如当初我决绝地离开北京,他痛苦万分时方小叶通宵地安慰他;比如路勉因为想我喝得酩酊大醉时,方小叶竟连夜打车从天津赶到了北京;比如即使他们住在了一起,路勉也从未对她说“我爱你”,方小叶却依然默默无闻地爱着他;而当得知我从西安回到北京后,方小叶就收拾行装,悄然回了天津。

10年爱情长跑换来8个月名存实亡的婚姻,为什么初恋婚姻的结局总是辜负?

舍弃痴心女友,他回头娶了我这个旧情人

对路勉如此宽容和喜爱的方小叶,竟然为了成全我和路勉再在一起,隐忍而大度地选择了离开。路勉像一个旁人一样,跟我讲述着他和方小叶10个月的爱情。他的讲述竟然让我对这个女孩心生敬佩,也让我在那一刻灵魂出壳,我发现自己依然对路勉念念不忘。他孑然一身,而我和肖黎的爱情才刚刚萌芽。为什么不给彼此一次回头的机会呢?

我和肖黎不足一个月的懵懂爱情,哪里敌得过和路勉9年的漫长时光?3天后,我向健身馆提出辞职,对肖黎,我只能说对不起。肖黎不问原因,他只是说:“如果哪天他辜负了你,你又觉得我还不错的话,那就回来吧。”

和肖黎从此成为路人,我也没有对路勉提起过他。一是因为我和肖黎之间的感情刚刚开始,更重要的是我在冥冥希望:就让路勉觉得比我多历经一次爱情吧,这样他也许会在以后的日子对我多一份歉疚和依恋。

但我不敢告诉爸爸,经过一年多的兜转和遗忘之后,我居然又和路勉走到了一起。路勉的父母却用比以往更为温暖的姿态重新接纳了我。当路勉带着我去他家时,路妈妈夸张地伸开双臂来拥抱我:“欢迎回来啊闺女!回来了就不许再跑了哦!”站在身后的路爸爸,也是一脸慈祥的笑容。在他们看来,我和路勉似乎不曾经历过任何波折。

两个月后,路勉向我求婚:“我买不起昂贵的钻石,但是我可以给你一辈子的爱;结婚后我们还要和父母挤在一起,但是我保证,他们对你的爱会比对我更甚。”曾经对婚姻视若畏途的他和他的家人,这一次却痛快淋漓地许诺给我婚姻。我想,他们终是发现了我的可贵了吧。

路勉和他的父母去我家提亲,我爸爸是敦厚宽容的人,亲家和女婿敬了几杯酒后,他就飘飘然了,将我和路勉的手拉在一起说:“小冤家,你们俩赶快结婚吧!爸爸都等不及了。”

路勉和我都没有工作,两人也没有任何积蓄,何况我们曾经为结婚不成大张旗鼓地分了手,所以我不想大操大办。2007年8月,我和路勉手牵手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双方父母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这婚就算结了。爸爸却总觉得我们这婚结得太匆忙潦草,他塞给路勉3万块钱,让他带我去度蜜月。旅游半个月后回到北京,爸爸已经把他的大卧室装饰一新,改装成了我们喜气洋洋的新房。

蜜月过得浪漫而惬意,路勉每天早起做好早餐再叫我起床,他收拾打扫房间,晚上为父亲准备好可口的饭菜。自从妈妈去世后就一直郁郁寡欢的父亲终于展开了笑颜。路勉在晚饭后,还会陪爸爸下几盘象棋。我窝在沙发里看着这对幸福的爷俩儿,心里是满满的幸福。

10年爱情长跑换来8个月名存实亡的婚姻,为什么初恋婚姻的结局总是辜负?

我的10年守候,换来8个月名存实亡的婚姻

一个月后,我和路勉开始找工作,结婚时双方父母的“改口费”和亲人的红包已被我们挥霍殆尽。我很快应聘到一家健身会所做业务员,而路勉曾在一家大型超市做过烟酒部经理,和许多厂商都有着密切联系。他说有两个朋友邀他做物流生意,说白了就是倒买倒卖。他们从厂商那里批发烟酒,然后卖给一些小超市,中间的差价就是他们的利润。我和爸爸都觉得这生意风险不大,做好了利润也比较可观。重要的是,路勉对此很感兴趣。

路勉需要8万块钱的资本,但是他的父母只能给他1万。爸爸二话没说,从银行里取了7万块钱给了他,说:“好好做,赚了算你们夫妻俩的,亏了算爸爸我的!”那一刻我看见路勉的眼睛都湿润了,他坚持要给爸爸打借条,爸爸却火了:“一家人打什么借条!你和小令好好过日子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筹到了钱的路勉,开始出去跑他的生意,爸爸为了他出入方便,还把自己的车给了他,而已经50岁的爸爸则天天挤地铁上下班。路勉开始每天都回家,渐渐地隔两三天才回一次,他供货的几家超市都在他家附近,常常还要陪客户喝酒聊天到深夜。所以我也没有苛求他天天回家来陪我,逢周末路勉不回家的话,我就会去婆婆家陪他。

我和爸爸都从不过问路勉赚了多少钱,毕竟这个生意不好做,而且他才刚刚起步。2008年1月我爸爸50岁生日时,路勉买了一张3000多块钱的按摩椅给他,“爸爸!我的生意做得不错。现在股票形势好,赚的一点钱我就投进去了。明年生日我和小令给您买套大房子住!”女婿如此豪爽的许诺,把我爸爸都乐得合不拢嘴了。

忙于生意和炒股的路勉回家的次数更少了,常常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他不再像刚结婚时那样收拾打扫房间,更别说扎起围裙为我和父亲准备丰盛的晚餐了,而是一回家就去卧室上网。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担心着什么。

一天深夜,我突然被手机短信提示音惊醒。“我是方小叶。路勉和你结婚7个月,却有4个月都和我在一起。你还耗什么呢?把他还给我吧。”方小叶给我的短信比“午夜凶铃”还要恐怖残忍,我瞌睡的神经瞬间被逐个击醒。发呆了许久我回信给她:“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她迅速回复:“打我电话,我让你听听路勉在我身边发出的声音。”我关掉手机,拔掉电话线,让自己深深地埋在被子里。怕隔壁的父亲听见我的哭声,我死死地咬住被角。

是冥冥中早已预料到我和路勉的婚姻必遭重创,还是其实早就相信他原本就是旧情难舍的男人?我对方小叶的话深信不疑。第二天、第三天,路勉都没有回来,他打电话照样说在父母家住。打电话跟婆婆求证,她说路勉这几天的确天天都回家来着。不甘心,发短信给住在他们家对面的表妹,天真的丫头不撒谎,她说:“哥哥不是住你那里吗?我都一个星期没看见他回来了!”

我给方小叶发短信,说要跟她见面聊聊。她说:“我忙得要命。要不你来我的咖啡馆吧,我请客。”问这个插足别人家庭的女人凭什么这么嚣张,她答:“别忘了当初你投奔到有钱男人怀里时,是我及时救了路勉。而且在你之前,我们都准备结婚了。”嫌短信麻烦,方小叶给我打电话,这个比我小3岁的80后女子,才不管我是路勉的妻子呢。她说路勉和她早就谈婚论嫁了,双方家长见了面,两家一起出钱买了房子,新房装修完毕、买了钻戒照了婚纱照,甚至连结婚请帖都发出去了。“他在结婚前赌博输了4万块钱,不久又被超市开除了。我父母要求改变婚期,让他找到工作后再跟我结婚,这家伙就撒手不跟我结婚,哪想到你那么快就接收了他。”我木然地握着话筒,听方小叶娓娓道出她和路勉的恩怨纠缠。

我竟然只能当个听众,对这个我深爱10年的男人,我竟然还没有第三者的勇气为他侃侃而谈。方小叶的目的很明确,让我把路勉还给她。“多少钱你会把他还给我?他不是欠你7万块吗?赔7万够不够呢?”她穷追不舍,我苦笑:“回头我跟路勉估算一下,然后告诉你他价值几何。”

但我真的不想离婚,我才只做了7个月的新娘。我不想当我再次走进民政局时,结婚证上显示的是“再婚”。何况,爸爸那么执著地相信,他乖巧的女儿和勤勉的女婿一定会携手一生。

路勉终于回家了,破天荒地买回了许多菜,说要好好地为我和爸爸做一顿晚餐。看父亲那么开心地和他对饮,看他们在棋桌上争得面红耳赤,我的心疼痛而感动,默默地告诉自己:原谅路勉一次,做一世夫妻哪能一帆风顺?

第二天早上路勉离开后,我给他发了短信:“原谅你这一次,离开方小叶吧。”他没有给我任何音信,接下来的半个月,他都没有给我任何答复。父亲终于忍不住问我和路勉怎么了,还能跟谁说呢?爸爸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把方小叶讲给我的故事说给了他听。爸爸沉默许久后跟我说:“再给路勉一次机会吧,两个人走到一起不容易。”然后,他给路勉的父母打电话,邀请他们和路勉第二天晚上来我们家。爸爸不想我们离婚,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让路勉当着双方家人和我的面写个保证书:保证从此后和方小叶断绝来往,保证和我好好过日子。

但是第二天,路勉和他的父母都没有来。爸爸打电话过去问,我的公公说:“小令当初也背叛过路勉,这次算是扯平了。一家人写什么保证书啊!”从不动怒的父亲“啪”地摔了电话,然后朝我咆哮:“离婚!坚决要离!”我轻轻地为他擦去眼角的泪,点头应了他。我没有流一滴泪,因为至此,我对路勉的留恋和爱,已经开始灰飞烟灭……

和路勉的婚结得匆忙而简朴,没有孩子的牵绊,没有过多财产的纠葛,我从未指望能从婚姻里获取补偿,也不觉得成全方小叶有多么屈辱和不甘。唯一的要求是,让路勉为父亲打了一张迟到的7万块钱的借条。因为那是父亲大半辈子的积蓄,更是他对一场幸福的全部奢望。

和路勉离婚3天后,方小叶发来短信:“小令姐,你不要的男人我也不要!今天我把路勉赶走了!”这个可爱女孩发来的滑稽短信,竟然让我笑出声来。尽管,我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泪流满面,但是我知道,这一次泪水不是为路勉而流。

(责任编辑:曹磊)

关键词: 两性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