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24日 6.7°C-13.2°C
澳元 : 人民币=4.77
悉尼

吉克隽逸否认好声音学员身份:我不想红

2017-03-31 来源: 橘子娱乐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本文为橘子娱乐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题记:3月,张家口某滑雪场,人声鼎沸,夜幕降临,升起了巨大的火圈。通往舞台的道路一片漆黑,吉克隽逸裹着大衣,穿着高跟鞋,脚下是成片的冰。但这姑娘,走的很稳。


通向明亮的路途,总不是平坦的。即便这样,也要做好闪耀的准备。 



【丑小鸭】


从张家口回来后,那双踩在冰面的高跟鞋,始终印在我脑海里。恰似,5年前的那个夏天,在《好声音》的舞台。当导师刘欢为她的声音转过身时,吉克隽逸跳了起来。


那一刻,吉克隽逸形容自己就是一个现实版的灰姑娘。嗯,命运给她穿上了一双水晶鞋。


“好声音”结束后,吉克隽逸的生活,被无缝衔接的工作所占领。那时,听别人讲话,她经常跑神,被拉到一个影棚拍照。


拥有水晶鞋的人生,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她不明白,做歌手,为什么要一定要拍照,难道不是每天唱歌就好了么。


有一天,吉克隽逸给公司的同事发了一条信息,她助理家的猫已经10天没有吃过饭,没有铲过屎了。


整整4年前,我在电话中采访过吉克隽逸。那时她的声音,稚嫩胆怯。她害怕和记者交流,甚至找过心理医生。当然,她还是很有礼貌地在采访结束时,客气一句:“有空一起吃火锅。”


所以,我并不太相信,那时候,有关吉克隽逸的一些传闻。那会儿,这姑娘,能控制的事儿,太少了。


吉克隽逸并不太能记得那段日子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能形容那种感觉,就像“如同沉入了海底。”


可她能记得,录制“好声音”时,那些个深夜里跟导演组选歌,第二天早上8点就要比赛的日子。大家一起蹲在地上吃盒饭,饿的已经懒得起来,各种小吃堆在一起,互相点评着,这个鱼丸可以,这个豆腐皮不错。


有一个导演,大家都叫她“酒店妹”,录制一个月,她就没出过酒店。永远是便服,永远是油腻腻的头发。直到“好声音”结束了,有次遇见了这个导演,吉克隽逸说,没想到你是这么漂亮的姑娘。


那年夏天的故事只关于音乐,大家顾不上其他的。


有年,吉克隽逸给导师刘欢发了条信息,很感谢刘欢老师所做的一切。刘欢给她回了一条,说自己也很感激这个小黑妹,给他带来了一段很精彩的故事。


这条信息,吉克隽逸一直留着,后来换了很多部手机,那个短信截图一直在吉克的手机里,每一次看到,她都会觉得,刘欢老师在说:“这只黑色的小丑鸭,如今要变成黑天鹅了,展翅高飞吧。”


吉克隽逸怀念那年的自己,没有孤独,没有害怕。说着说着,她哭了。



【家乡阳光】


吉克隽逸回家乡,总会去家米粉店,那粉店可以照进太阳,背对着吃,吃着吃着背脊发热,然后加很多小米椒,那种感觉,爽到不行。


现在,只要吉克隽逸一回家。小伙伴们一大早过来报到了。在路上,就开始买各种好吃的过来。晚上买上啤酒和烧烤,在家里的客厅里,聊到尽兴。吃饱喝足,大伙就对吉克隽逸说,能不能不收拾直接走啊!吉克隽逸有些兴奋,说没问题。


等第二天,早上,吉克隽逸醒来,看满屋狼藉。瞬间气炸,吐槽小伙伴。“昨晚,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收拾!”小伙伴回答说,我们是经过你同意的哦。


小伙伴聚一起吃饭,吃着吃着就唱起来了。去ktv,所有人上去就唱,没有不好意思。一旦有人玩手机,大家就会吐槽:喂喂喂,你们真的不要太过分哦。


经纪人木木第一次去吉克的家乡,吉克就把所有自己的发小好朋友一并介绍给自己。“那里的空气太好,天太蓝。”


有次因工作又去吉克隽逸的家乡,正好赶上大年三十,吉克请工作人员到家里,她家一共有二三十人,在饭桌上,吉克隽逸的二姨、三姨包括所有人在那儿举着杯一起唱。如此场景,作为北方人,木木被震撼到了。


吉克隽逸的家乡在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在西昌,是卫星发射基地。大凉山地区,那里日照强烈。终日生活在阳光之下,皮肤自然黝黑。当年,吉克隽逸去重庆上大学,同学都说她:你那么黑,你为什么还要打伞?


直到这时候,吉克隽逸第一次对自己的肤色有了认知。为此,她还特意买了一堆美白产品。后来,来北京,大家都说自己肤色好看,吉克隽逸就再也没在意过这件事情。


成名之后,吉克隽逸第一次回家乡是去参加公益活动,前一个晚上,还在拍真人秀,那段时间,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那天直接拍到通宵,连夜坐飞机赶了回去。刚下飞机,吉克隽逸感受到的还是阳光。虽晒的是同一个地球的太阳,但是,吉克隽逸觉得,家乡的阳光,仿佛更温暖。


吉克隽逸不喜欢冷的地方,每到冬天,她形容自己就如同来姨妈一样。家乡的阳光,给了她最原始的能量,那个东西,仿佛就是热情。


“我永远不会因为没有功成名就回家乡。只会因为长胖了。”



【哭着笑】


每次北京下大雨,吉克隽逸都会想起几年前的一天。她穿着拖鞋,在工体附近的街头狂奔,那一天,她要同时在5个酒吧赶场。跑到了这一家,咣,上去唱完,马上又换另一家。但其实,这对吉克隽逸来说,是幸福的一天。


刚来北京,吉克隽逸去酒吧面试,开始人家根本不理,直接拿一个本子,就说在上面写个电话。回去等通知。吉克隽逸一翻那个本子,上面足足有八九十页,写满了歌手的名字。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家,80块一天,来回打车60块。挺好,还剩20块。


吉克隽逸的三姨小姨舅舅都曾北京打拼过,并且有的留在北京了。吉克隽逸的家中有个氛围,孩子大了,就还去外面看看。倒不是非要闯出什么名堂,而是一定要去见世面。


有次,在club唱歌,客人说这个姑娘太黑了,就叫summer吧。于是,summer这个英文名就一直到现在。


吉克隽逸人生第一场演唱会前一晚,她自己睡的特别好,可在真正上台之前,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很多小伙伴、旧相识、媒体朋友等等都坐在下面。要唱第一首歌时,吉克隽逸发现,台下的妈妈在哭,当时吉克隽逸瞬间自己也要泪奔时,立马转移了视线。


当整个演唱会做完,字幕打出时,上面每一个工作人员的名字,直到今天,吉克隽逸还会记得。


许多年前,有位朋友在qq上给吉克隽逸留言。“我们大家都囔囔着搞音乐,最终留下来的那个人竟然是你。”这个朋友现在没有联系了,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和家庭,是啊,人越往前走,朋友越少。可这句话,却一直记在吉克隽逸的心底。


去年过生日,吉克隽逸和制作人在录音室,没有party,没有蛋糕,也没有邀请任何朋友。在12点的时候,制作人送了她一首歌。


“也许应该怀疑世界/不要怀疑你的资格/选自己的择/快自己的乐” 这首《boss》写着这样几句歌词。


虽然这是首快歌,可吉克隽逸听完,还是哭了。



【亢奋人生】


几年前,吉克隽逸在上海拍广告,要钓威亚,那感觉又痛又害怕。但突然遇到了个好玩事儿,吉克隽逸竟然在吊在半空的情况下,笑了一分钟。弄得导演不知所措。


有时,吉克隽逸会突然在电梯里大叫,看到其他人被吓到的惊恐模样,她能笑很久。在朋友车里,她能一直“啊啊啊啊”大叫,然后,朋友无奈地在车里大呼一口气。


经纪人木木回忆第一次见到吉克是在酒店里,只见一个人就穿了个浴袍,裹个头巾就冲了出来,“哎,你好,我是吉克”。俩人第一次加微信,吉克对自己说:最重要的事就是不能让我饿着。经纪人就回答,你这么容易饿吗?“嗯,如果你让我饿着的话,我会巴拉拉小魔仙的。”


对经纪人木木来说,“巴拉拉小魔仙”这样的词从未在自己世界出现过。嗯,吉克的性格让木木有些惊讶。


可真正遇到现实的工作,未必都如此开心与轻松。


有次去海南参加户外发布会,天降大雨。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唱歌的话,所有的音响器材都会被烧掉。吉克一直等到了晚上9,10点。主办发说如果12点雨还不停,那就取消。但吉克愿意等到凌晨2点,她说自己即使不唱,也要去台上,跟下面聊聊天。去打个招呼。


后来,雨果然小了。


有次赶通告,吉克发高烧,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吉克坐在车里,特别想放声大哭,想回酒店蒙头一睡,不管什么后果。


但是,吉克隽逸还是静静地坐在车里,看着窗外,跟工作人员说这话。她心里明白,嗓子的糟糕状态,其实她根本就唱不了。


“我能怎么办!不能做到我也得做到。”


吉克隽逸的家中一直挂着自己130斤时的照片,她要提醒自己,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能这样子。


“如果生命有终结,你希望……”在车里,我问了这次纪录片最后一个问题。


“我希望我的葬礼是快乐的。要放快乐的音乐,有好吃的,所有人不穿黑衣服,不要哭,要笑。”


她说吉克隽逸的名义结束了,下辈子,她可能还是一只慵懒的猫,或是海豚,继续快乐下去。


吉克隽逸喜欢看《华尔街之狼》。她的人生,就该活在兴奋之中。


木木还能记得,去年吉克隽逸在拍《大闹东海》,她第一次看吉克隽逸演戏,那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发现,吉克隽逸突然变得特别安静,在导演旁边,吉克就像孩子一样,在认真听讲。


演某一场戏时,吉克隽逸哭了。那眼泪,不是感动,也不是开心。


这样的吉克,木木从未见过。


(策划、文字/王帅 视频/李济坤 摄影/百全 克里木)

中国最大尺度的纪录片:给女友戴贞操锁,杀掉婆婆煮来吃!

快男海选不止有车祸现场,还有更惨烈的明星撞脸

爆冷!95后当红“小花生”的发展测评,最被看好的那位你绝对想不到!

关晓彤吻戏替身曝光,明星家长都规定孩子几岁才能谈恋爱?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