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我和我得到男宠们首页
游戏传奇首页
游戏我的天下首页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7月24日 6.7°C-13.7°C
澳元 : 人民币=4.77
悉尼

专题丨无冕之王连续无缘世界大赛?荷兰成了教条主义牺牲品!

2017-03-31 来源: 足球报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记者徐丹雷报道


上周日阿姆斯特丹荷兰足协,一场针对败仗的简短总结后,荷兰足协正式解雇布林德,并随即委任U21教练弗雷德·格莱姆担任过渡主帅,领军出战周二在首都对意大利的友谊赛。

形势非常明显,老布已黔驴技穷,更输掉了斗志。


执教球队20个月18场比赛,他不仅没法将橙军带入欧洲杯,如今球队还面临失去明夏世界杯决赛圈资格的危险。一纸解聘令,缓解了布林德的窘境。到6月下一轮世预赛之前,橙军有三个月的选帅和磨合期。看似不短的时间,但荷兰足球任重道远——如果他们还想重振昔日雄风的话。



老布“自私不负责”


上周六在索菲亚输球的直接后果,是荷兰队退居小组第四,夺第一自动晋级之路已近封死,连竞争第二打附加赛之通道,也雄关密布。如果说此前主场输给法国是技不如人,做客输给保加利亚是荷兰足球无法承受之失。这是布林德下课的直接诱因。



即便是在被解雇之前,56岁的丹尼·布林德也近乎举了白旗,承认进军俄罗斯世界杯困难重重。输给保加利亚后,荷兰球迷通过现场和网络发飙,痛陈布林德之不是。后者更沮丧到自承失算,要回去“照镜子”。


镜子就摆在列夫斯基球场,并照射出17岁阿贾克斯中卫德利特的稚嫩和身后布林德的茫然。阿贾克斯小将取得这场国家队处子秀前,只有过两次荷甲首发和四次欧联杯出场经历,成为荷兰足球正赛史上最年轻首发球员的这天,对他而言是过早成真的美梦,结果果然演成噩梦。


比赛头20分钟,德利特至少犯下三次大错,酿成两个失球。荷兰队此前还从未在开赛如此短时间内就丢两球。公平来说,布林德把德利特仓促推上火线,有范戴克、德弗赖、布鲁马等成名中卫因伤缺席的原因,然而他手下还有本季随拉齐奥发挥不俗的23岁霍伊德特、此前代表国家队已出场13次的25岁维尔特曼等更老成、靠谱的选择,老布却偏偏冒险。下半场他把德利特换下,恰好证明自己赌输了。



德利特有成为强力中卫所需的身材和速度,如今只能期望他能迅速从失利走出来,投身新的战斗。对新人的使用,老布明显太欠考虑。姆巴佩已是法甲当红炸子鸡,但德尚也只敢在对弱旅卢森堡确定胜局时,才派他上去暖身。英格兰队对拉什福德的使用也充分考虑比赛场合和球员心态——先踢友谊赛再在正赛时派作替补。荷兰媒体认为,在一场事关出线的大战中将17岁小将投入熔炉,显示的是布林德的“不负责”和“自私”。



荷兰还沉醉在过去


过去两年,对荷兰足球来说是艰难的。在取得巴西世界杯亚军后,他们不仅输给冰岛、捷克、土耳其这样的欧洲二三流球队,还不断承受球风沉闷的指责和前景迷茫的煎熬。问题,明显不是出在某场比赛某位球员的失职之上。


以最新这场败仗为例,几乎没人会为此责备稚嫩的德利特,而会怪罪布林德。这样的质疑赛前就传到老布耳里,然而他认为自己的选择理所当然——坚守大赛使用新人的荷兰足球传统,何错之有?克鲁伊夫和范加尔能这样做,为什么我老布就不行?



这可能就是荷兰足球低迷不醒的症结所在:在克鲁伊夫和他的“完全足球”曾迷醉世界那么多年后,荷兰人依然禁不住思古幽情,不断想回到过去。“1974年的荷兰天下无敌”——这依然是很多荷兰球迷难以割舍的念想。所以荷兰足球能做的就是“永远对过去的致敬”,而不太去考虑周遭足球世界早已日新月异。


布林德远远不是紧抱荷兰传统的唯一。相关想法浸透荷兰足球各个层面。范加尔带领球队征战上届世界杯时,因把传统的荷式433转为保守的532,而遭到国内舆论严苛对待。即便当届球队夺取季军,球评家们依然认为球队赢得跌份。


然而事实上范加尔当时没多少选择。他早已发现麾下球员质素,不足以诠释40年前米歇尔斯的那种球风。和范加尔一样是明眼人的范马尔维克,则早在此前四年发现问题,所以会在中场摆上德容和范博梅尔。这为橙军赢得第三座世界杯亚军,同样,也让范马尔维克遭受恶评。




新教条主义的桎梏


7年前的范马尔维克还有正当巅峰的斯内德、罗本和范佩西。如今的布林德显然没有这样的好运。以上三位大赛明星,到巴西时再老四岁,依然能靠灵光一闪改变局势,之后均开始走下坡路。而从希丁克到布林德,则一直没有在相关位置上找到替代者。


17岁的德利特不是球队新败的替罪羊,下课的布林德也不是,荷兰足球应对外界急速发展和内部缓慢危机的无能,才是。范加尔和范马尔维克意识到荷兰足球的问题,靠改弦易辙,好不容易保住面子。布林德所欠的也只是点。然而他面对的压力和两位前任是一样的。对保加利亚下半场,老布为追回落后,使用多斯特、吕克德容两名高中锋的战术。“这种容易被对手识破的套路对传统荷兰足球来说显得更为不敬的一点,是其丑陋的‘非荷兰’的观感。”荷兰媒体在讨论他的下课时说。


欧洲主要联赛中,荷甲的排名和竞争力逐年下降,人才从往昔层出不穷,到今天难觅芳踪。国家队一年不如一年,不过是自身造血不足的反映。指导足球发展的上层和有识之士,本该因时而变,多创新少怀旧,但他们能做的只是裹足不前。足协本身也有问题。古利特说:“如今足协上层就是灾难,很多人打了退堂鼓,没有人真正负责。”



继错过欧洲杯,荷兰人又面临接着错过世界杯的威胁。活跃于阿姆斯特丹的足球记者埃尔克·博恩说:“别说大赛锦标,如果荷兰足球还想保留在国际大赛舞台,就应放下固执和傲慢,多看看未来。”新败之际,离克圣升天已一年有余。给足球来多点创意,是球圣遗训。但对昔日黄金时代的过多怀缅和模仿,却成为荷兰足球新的教条主义。



编辑 | 苏扬

---------------------------------------------------------------

本微信刊载的所有内容,版权均为足球报所有,未经授权许可,其他媒体不得转载。如需转载或改编,请联系足球报新媒体事业部。

邮箱:zuqiubao@qq.com

转载声明:本文为转载发布,仅代表原作者或原平台态度,不代表我方观点。今日澳洲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或有适当删改。对转载有异议和删稿要求的原著方,可联络content@sydneytoday.com。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澳华财经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