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son FY20, Stella
Burwood 美食 Andrew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02月29日 16.7°C-21.7°C
澳元 : 人民币=4.54
悉尼

悲痛!华盛顿大学和普林斯顿的两名物理学家在登山事故中离世(组图)

2019-08-08 来源: INSIGHT视界 原文链接 评论0条

去年,霍金的离世让科学界,乃至整个世界都无比悲痛。

一名杰出的科学家就这样与世长辞,不得不说是全人类的损失,他在物理学界所作出的贡献,尤为伟大。

如今,这样的悲痛还未完全散去,竟然又有两名成就斐然的物理学家骤然离开了我们。

据环球科学的最新报道,上周末,两名理论物理学家华盛顿大学的安·纳尔逊(Ann Nelson)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史蒂文·古布泽(Steven Gubser),分别在两起独立的登山事故中离世。

二人在理论物理领域都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将会被深深铭记。

   图片来自德国理论物理学家埃里克·韦尔兰德(Erik Verlinde)的Twitter

不得不说,这一则消息,让主页君再次感到深切的遗憾和悲痛....

华盛顿大学女教授意外离世

在物理领域成就杰出

就在昨日,《西雅图时报》已经确认了安·纳尔逊不幸离世的消息,并发文悼念。

作为一名女性科学工作者,纳尔逊不仅成绩卓著,更勇攀高峰,凭借着不服输的硬核品质,在被男性主导的物理领域,勇敢地开辟出了一条属于女性的成功之路。 

1958年,纳尔逊生于美国加州,从小便是学霸一枚。

高中,纳尔逊便就读于 Acalanes High School 这所在加州排名很前的学校,并由此对物理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毕业之后,她更是一举考入了斯坦福大学,攻读物理本科。

在这里,纳尔逊开启了自己辉煌而灿烂的物理生涯。

更为浪漫的是,她还在这里邂逅了自己的爱情——未来的丈夫 David Kaplan.

二人一见钟情,从此相知相守42余载,互为彼此的灵魂伴侣。

纳尔逊遇难后,丈夫David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深情缅怀:“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们做了42年的灵魂伴侣”。

从斯坦福毕业之后,纳尔逊便加入了世界最大的粒子物理研究室,在瑞士的日内瓦潜心钻研理论物理,在这里取得研究生学位之后,她并没有就此固步自封,而是迅速师从哈佛大学著名的粒子物理学家霍华德·杰奥尔吉(Howard Georgi),并于1984年获得了博士学位。

按理说,当时已经步入物理界顶尖学堂的纳尔逊,完全可以选择一条“大有钱途”的职业,凭借现有的实力去加盟一些科技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保自己一个下半生无忧。

然而,她对这些不为所动,真正让她醉心的,从来只是学术,是对物理界无穷无尽的探究。

毫无意外地,毕业后的她,选择了在高校任职,潜心教学和研究。

纳尔逊先后任职于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最后于1994年,加入华盛顿大学的物理系,并成为粒子理论组的一员。

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钻研物理学的态度,加上纳尔逊自身极高的学术能力,让她在学术方面获得了惊人的成就。

纳尔逊的研究领域主要是标准模型之外的粒子物理理论,包括在动态超对称性破缺中的工作。

在此基础上,她还提出了全新的弱电对称破缺模型与重子生成机制,以及自发性宇称(CP)破坏理论。

如果用美国媒体自己的话来总结:“纳尔逊的工作为宇宙的物质起源、物质-反物质不对称等根本性问题提供了全新的见解。”

在2011年与2012年,纳尔逊先后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成为极为罕见的“美国两院院士”。

2018年,Nelson又一举获得了J.J.樱井理论粒子物理学奖,要知道,这个奖项由美国物理学会评选,必须是在粒子物理领域取得杰出成就的科学家才有可能提名,更别说获奖了。

而美国物理学会对纳尔逊的研究成果毫不吝惜赞美,用了“开天辟地”(groudbreaking)这个词。

主页君觉得,这不仅是对她学术能力本身的一种肯定,更是对她身为女性却能凭一己之力在物理界开疆拓土之勇气的惊叹!

让主页君动容的是,纳尔逊不仅对物理学充满了研究精神,还是一个极富人文精神的魅力女性。

她多次为系内教职工增加多样性的诉求而奔走努力,呼吁平等。

纳尔逊的同事这样评价她:“她是一个极其暖心又体贴的人,在她的研究领域内,她的成就绝对算得上是世界前列。她对社会公平也非常关心,是我们很多人的榜样。”

纳尔逊的妹妹也提到:“我姐姐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理论物理学家,让我觉得更了不起的,是她常常为边缘化和被忽视的群体发声,时时刻刻怀着巨大的善意。”

曾受纳尔逊资助和鼓励的物理系研究生 Jesse Stryker 就说过:“即便在我缺乏自信的时候,纳尔逊总是鼓励我,让我觉得自己是有能力的,让我意识到不应该担心太多,应该去努力研究自己喜爱的领域。”

然而,或许天妒英才,一个学术能力和个人品德都如此超群的物理学家,却在上周末的登山活动中不幸丧命,当真令所有人都惋惜不已。

当时,她和两位朋友和自己的丈夫在 Necklace Valley 山谷一带爬山,这本是一场休闲放松的活动,谁料在从 Iron Cap Mountain 下来的时候,在一条窄路上,纳尔逊不慎失足。

等她的丈夫和朋友赶忙去救她时,纳尔逊已经当场死亡了,享年61岁。

也许,纳尔逊妹妹说的话,更能纪念纳尔逊的离去:

“我姐姐很少花时间看电视,她总是用那些被常人浪费掉的时间来做事,并全力以赴,我希望我们都能记住她对待生活的积极态度。”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离世

曾著有科普名著《黑洞之书》

命运像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在安·纳尔逊出事的同一个周末,另一位杰出的物理学家史蒂文·古布泽(Steven Gubser)也同样因登山活动,不幸殒命。

目前,普林斯顿校方已经确认此消息,并发布了悼文。

悼文追思了史蒂文出色的成绩、无法抵挡的个人魅力,以及表达了普林斯顿校方对史蒂文不幸离世的深深遗憾与怀念。

和纳尔逊一样,史蒂文在自己的学生生涯中,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学霸,并且是校内公认的物理和数学领域的明星学生。

1990年,史蒂文顺利入读普林斯顿大学物理系,并在1994年完成本科学业,以荣誉学生的身份光荣毕业。

然而,或许接下来的这个荣誉更能说明史蒂文在物理方面的卓越。

本科生阶段,史蒂文的高年级物理论文获得了美国物理学会颁发的 LeRoy Apker Award 奖项,而这一奖项,是美国物理本科生的最高荣誉。

随后,史蒂文在物理界“开挂”一般,先在剑桥大学拿到了硕士学位,随后又回到母校普林斯顿大学,并用仅仅3年的时间就获得了物理博士学位。

而且,史蒂文在硕士期间,就曾发表了至今仍在影响着许多同行的,在弦理论和量子领域理论方面有着杰出见解的论文,不能不令人惊叹。

这些都足以说明,他对物理那远超出常人的热爱和才华。

和纳尔逊一样,醉心物理的史蒂文,选择了在大学这片净土上,继续自己的学术生涯。

2001年,史蒂文成为了加州理工学院的教授,同年,又在普林斯顿大学得到了终身职位,并在2005年晋升教授。

直到出事之前,史蒂文仍然是普林斯顿大学物理学教授以及物理系本科生院的副主席。

作为一位弦理论学家,史蒂文主要研究该理论在黑洞、重离子碰撞、凝聚态理论、理论宇宙学和数论等领域的应用,并且曾先后获得古根海姆奖、西蒙斯物理研究员等美国物理界的顶级奖项。

不仅自己的研究做得风生水起,在教学方面,史蒂文也是发挥了惊人的热情和才华。

据普林斯顿大学的教员透露,史蒂文曾经自创了一门叫做“理论物理的创新”的课程,成了大二物理系学生里的“爆款课程”,从讲课风格到内容,都受到了学生们的喜爱。

可令人最为敬佩的是,作为一名走在物理学前沿的科学家,史蒂文却一直致力于把深奥的物理知识介绍给普通大众。

史蒂文曾经在2010年出版《弦理论之书》,并在2017年和其他物理学同行联合创作了一本《黑洞之书》,均取得了极高的口碑和不俗的销量。

在这点上,他和霍金有着一样质朴而又令人敬重的科学家情怀。

生活中,史蒂文是个妙趣横生的人,一点没有人们印象中略显呆板的科学家气质。

他很热爱运动,碰上节庆游行的活动,史蒂文还会和女儿一起在大街上骑独轮车。

这一幕,真的很难让人联想到眼前这名穿着亮丽,滑稽有趣的人儿,竟然是当今物理学界的资深“大佬”。 

除了运动,史蒂文还在音乐方面造诣颇深。

据他的学生透露,史蒂文还是一位技艺超群的钢琴家,经常会在物理系举办的演出中表演钢琴独奏,最近的一次表演就是和他的大女儿在普林斯顿高中表演会上一起伴奏合唱。

当真是,无趣的人千篇一律,优秀的人,却各有各的趣味。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学术超群,才华横溢的科学家,在同妻子和女儿在欧洲度假期间,因为登山攀岩的意外失足,绳索断裂,当场死亡,享年仅有47岁。

同为物理系教授的 Igor Klebanov 说:“得知史蒂文离世的消息,我震惊不已,痛不欲生!从他在这里读大三报名我的课开始,我就认识了他。过去这么多年了,我依然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他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学生。他的离开对普林斯顿是沉痛的打击,也是国际理论物理界的巨大损失。我会永远怀念他。”

翻看史蒂文的推特,还能看到他和自己出生不久的第三个女儿的合照,如今看来实在令人心痛不已。

又一颗巨星陨落了。

希望史蒂文一路走好,在另一个世界,和霍金、纳尔逊这样杰出的同行把酒言欢。

也希望史蒂文的家人能早日走出悲痛,带着史蒂文的爱,重新振作起来。

近来多位杰出科学家逝世

值得我们所有人缅怀

两位无比杰出的物理学家,在同一个周末的不同登山事故中相继丧生,既给学术界造成了极其沉重的打击,对全人类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因为,像纳尔逊和史蒂文这样的天才科学家本就不易培养,尤其他们都是万里挑一的杰出人才,且正值壮年,如今突然离世,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其实,每每看到科学家与世长辞,主页君的心里都无比难过。

想想这些杰出的人儿,哪个不是在自己的岗位上拼了一生,奋斗了一生,去为全人类的福祉做贡献?这样的执着和大爱,怎能不令人慨叹!

然而,令人痛心和无奈的是,在最近的这一年中,很多国内外杰出的科学家都相继离开了我们。

2019年2月22日9时45分,东南大学教授、国际著名土木工程材料专家孙伟,在南京逝世,享年84岁。

提起孙伟,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是如果没有她的贡献,如今全国各城市拔地而起的钢筋混凝土大厦,或许只是个遥远的天方夜谭。

孙伟院士一生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把混凝土的研究做到极致。

在20世纪90年代,传统的混凝土常因造价高、耐久力差、寿命短等无法满足国家重大工程的需要,而这也是回国后的孙伟面临的巨大难题。

鉴于此,孙伟买来油丝绳,一段一段亲手切割,从中一点点剥离出宝贵的钢纤维。

不分白天黑夜,她日复一日“泡”在尘土和噪音混杂的实验室里,摆弄着上千斤的钢结构混凝土模型,全神贯注处理实验数据,最终找到了混凝土材料超强与超韧之间的“完美平衡点”。

可以说,中国的城市化建设事业中,有属于她的一枚勋章。


在医学领域上,我们也失去了一位领军人物。

2019年1月8日15时59分,高长青院士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59岁。

作为我国著名的心血管外科专家,高长青在心肌带领域的解剖理念,大大降低了冠心病室壁瘤的手术死亡率,无数患者因为他的回春妙手,从死神的手里抢回了一条命。

也因此,他在国际界获得了广泛认可,不仅多次获奖,更是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法国医学科学院以及法国外科学院等知名学府的外籍院士。

在科技领域,也有巨星陨落。

有“计算机密码之父”美称的的费尔南多·科尔巴托,于2019年7月12日逝世,享年93岁。

科尔巴托的主要贡献在于计算机分时领域,他的成就为日后的个人计算机和计算机密码发展奠定了基础。

如果不是克尔巴托在计算机领域的杰出贡献,我们习以为常的计算机密码可能还要晚几年才能出现。

也因为这一贡献,在1990年,科尔巴托获得了计算机领域的诺贝尔奖——图灵奖。

还有在去年3月逝世的史蒂芬·霍金,当时这颗科学界最耀眼启明星的陨落,也引发了全世界的缅怀。

不得不说,每一次失去这样的杰出科学家,全人类的损失就在无形中多了一点。

在娱乐当道的今天,无数人被个人享乐麻醉,殊不知,还有很多这样的科学家在实验室里深耕,一呆就是一辈子。

他们仰望浩瀚的星空,求解复杂的公式,用他们毕生的心血和成就,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然而讽刺的是,大多数人知道他们,却是通过他们的讣告和死亡。

主页君真心希望,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人们不要忘记这群为全人类开疆拓土、却鲜少沽名钓誉的真正英雄们,学习他们严谨而专注的科学家精神,并将个人的享乐转化为关注全人类发展的博爱,做一个于人于己于社会都有贡献的人。

关键词: 霍金纳尔逊离世
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站立场。
最新评论(0)
暂无评论

相关搜索
调降 被救

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

分享新闻电话: (02) 8999 8797

联系邮箱: info@sydneytoday.com 商业合作: business@sydneytoday.com网站地图

战略合作: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AHL法律 –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news@sydneytoday.com

友情链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 澳华财经在线